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实验室快讯 >> 快讯2018年 >> 信息详情
全文搜索:
【PDF全文阅读】

我国的《社会保险法》颁布已近8年,随着我国社会实践与制度的飞速发展,社会保险法的修订亟待启动,为此《法制日报》记者就“修订社会保险法”这一热点议题采访了中国社科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主任郑秉文教授,该访谈文章载《法制日报》2018320日第10版,这里全文刊发:

 

郑秉文委员建议尽快修改社会保险法

以立法推动社会保障体系建设

 

□记者  张维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社科院世界社会保障研究中心主任郑秉文,是国内外享有崇高声望的社会保障专家。近日,他在接受《法制日报》记者采访时指出,201010月颁布的社会保险法已严重滞后于社会实践和制度发展,将有可能成为社会保险制度改革的制约因素,建议尽快启动修订社会保险法。

没有立法就没有社保

这位专业背景为经济学的专家,却对法律格外青睐,历来主张“没有立法就没有社保”。

郑秉文说,社会保障体系建设是以立法建设为基础的,可以说,社会保障是依法执政的重要表现,是依法行政的典型行为,是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体系和法治国家最典型的立法组成部分。

党的十九大报告第八部分“提高保障和改善民生水平,加强和创新社会治理”对七个问题作了如下论述:优先发展教育事业;提高就业质量和人民收入水平;加强社会保障体系建设;坚决打赢脱贫攻坚战;实施健康中国战略;打造共建共治共享的社会治理格局;有效维护国家安全。

郑秉文说,这七个问题归纳起来就是民生领域的“五个短板”:教育、就业、社保、脱贫、健康。

至于如何补短板,郑秉文认为,就是要以立法来推动社会保障体系的建设。“从基本民生和公共财政的角度看,再也没有什么其他立法能比社会保障更接近依法办事了。”

曾任社科院美国研究所所长的他,也是201711月面世的《世界社会保障法律译丛》的组织者,经过对国外社保制度的观察与研究,他发现,在很多国家,社保支出是国家最大的支出项目,是政府的第一支出项目,是受到法律保护和制约的重要支出项目,任何社保制度的改革首先表现在修订立法上,任何待遇水平的变化也首先表现在修改立法上。

郑秉文将发达国家社会保障制度发展史的首要特点概括为“立法先行、及时修订”。比如,美国1935年通过的《社会保障法》,早在1935年立法之前,几乎没有人使用“社会保障”这个词。

发达国家社会保障立法的修订是非常及时、非常频繁的。美国《社会保障法》刚颁布时也不太完善,篇幅不是很长,但是,83年过去了,经过无数次修订,篇幅已达215万字(中文版)。相比之下,我国的社会保险法只有1.1万字。

重要规定已显得落后

我国社会保险法颁布已近8,在郑秉文看来,已经到了必须修改的时候了。

郑秉文提出,有些制度已经合并,原有名词概念和制度形态已不存在。例如,社会保险法规定“国家建立和完善新型农村社会养老保险制度”和“国家建立和完善城镇居民社会养老保险制度”,但事实上,这两个制度已于多年前就合并为“城乡居民基本养老保险制度”。

社会保险法规定“国家建立和完善新型农村合作医疗制度”和“国家建立和完善城镇居民基本医疗保险制度”,但早在两年前这两个制度已经合并为“城乡居民基本医疗保险制度”;生育保险也在前年开始与基本医疗保险制度逐渐合并。

Copyright(c)2012-2013 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保障实验室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浏览次数:10075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