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实验室快讯 >> 快讯2018年 >> 信息详情
全文搜索:
【PDF全文阅读】

2018519日,由《亚洲资产管理》主办的第十三届中国圆桌会议“养老金的长期管理:迈向可持续的体制”在北京金融街国际酒店举行,会议由太平洋保险和长江养老首席赞助、标普道琼斯指数联席赞助,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作为学术支持单位参加会议,中心主任郑秉文教授作了题为“长期投资:问题与挑战”的主旨发言,执行研究员张盈华参与圆桌讨论。以下是对发言内容整理,以飨读者。  


郑秉文:长期投资的问题与挑战

 

郑秉文教授从九个方面阐述了对中国养老金投资的研究和观点。他首先分析了中国资本市场短期投资的原因:从博弈论看长期投资决策。短期投资犹如“抢椅子”游戏,是典型的零和博弈,由此产生的羊群效应不会产生价值投资。造成中国市场缺乏长期投资行为的原因很多,包括从众心理的主观问题和缺少长期资金的客观条件。

郑秉文教授介绍到,从资产形式和资产配置及其与债务的匹配来看,毫无疑问,养老基金、保险资金都是长期资金,这些资金要实行长期投资,就需要有治理结构和主动投资两大支撑点。治理结构的核心要义是独立和完善,即防止政府干预,以及构建董事会与股东、管理层和员工关系的完善治理结构。主动投资可以获得更多“阿尔法”,例如加拿大CPPIB实行的主动投资被称为“枫叶革命”。

接着,郑秉文教授用其深入研究的加拿大养老基金CPP改革作为案例进行分析。加拿大在1997年推出主动投资之前曾有过激烈讨论,著名精算师Keith认为优秀的专业人才可以在被动投资与主动投资之间找到平衡点,从而获得高于市场平均受益的额外收益。加拿大养老基金CPP投资以来,前十年实行被动投资,之后转为主动投资,事实证明,主动投资后CPP的投资收益率超出预期,尽管出现2008年金融危机造成负收益,但总体高于被动投资时期的投资收益率。加拿大在1997年对CPP进行改革时,设计了“DB型部分积累制”,在精算技术基础上,向民众展示了可持续100年的养老金制度,从而创设了一只长期基金,这是一个创举和贡献。

郑秉文教授建议,作为养老储备的全国社保基金是长期基金,应树立长期主义的投资理念,确立主动主义的投资战略,放开投资品种、扩大投资范围,实施实行全球资产配置。应改革企业年金以获得长期基金,目前企业年金投资短期化的原因是没有选择权,没有考虑账户所有人的年龄分层,结果是DC型计划的资金有了DB型的责任主体,委托人就会向投管人施压,要求绝对收益,投管人因此只能采取短期主义投资。因此,赋予个人投资选择权很重要。总之,在解决中国缺乏长期资金和资本市场需要长期投资的问题中,养老基金可以发挥作用。


张盈华:投资体制准备就绪,养老金资产需大步跟进 


中心执行研究员张盈华参与题为“养老金的长期投资与风险管理”的圆桌讨论。她认为,近年来养老金投资各项政策出台,基本养老保险投资管理体制建立,基金业有了FoF、有了养老目标 基金指引,商业保险的延税型产品名录公布,可以说,目前养老资产管理的市场准备已较充分,从供给角度来说已经大步向前。但是,资产管理的需求方却落后了,三个支柱养老金向资产管理端委托的资金量跟进不力。

张盈华逐个分析了三个支柱养老金资产情况。2001-2011年扩面增收将基本养老保险基金积累带入黄金期,各方呼吁加快投资运营,以实现资金保值增值,2015年国务院颁布了基本养老保险基金投资管理办法,但是,养老基金并未像人们预期的那样涌入市场投资,到目前为止,委托投资的基本养老保险基金总量不到GDP0.4%。由于基本养老保险基金长期低统筹层次管理,省级政府归集资金困难,制约了投资进度。作为第二支柱的企业年金自2015年以来进入疲软期,参保职工人数增长几乎停滞,企业年金积累增速放缓,即便是职业年金全部到位,合计的基金规模也只有GDP4%,第二支柱投资规模受到参与人数的极大牵制。建立企业年金自动加入机制可以有效突破参与人数增长停滞的瓶颈。中国居民净储蓄约占GDP30%,但流动性大,易转向投机领域。目前,第三支柱已经起步,税优政策将资金锁定在“个人商业养老资金账户”里,形成真正意义上的长期资金。个人延税型商业养老保险制度的出台,具有“登月”一样的重大意义,增强个人保障意识,引导长期投资理念。养老金体系第一、二、三支柱基金面临的长期投资问题不同,需要逐一破解,引导短期投资转向长期投资。






Copyright(c)2012-2013 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保障实验室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浏览次数:10075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