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实验室快讯 >> 快讯2018年 >> 信息详情
全文搜索:
【PDF全文阅读】

201869日,中国社科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主任郑秉文教授受邀参加由中国社会科学院和日本学术振兴会共同主办的“中日共同应对老龄化社会:路径与未来”国际学术研讨会,并在会上做了题为“中日应对人口老龄化策略比较——兼论养老保障体系的中国方案”的主旨发言。以下就发言内容进行整理,以飨读者。  

  

郑秉文:中日应对人口老龄化策略比较

 

郑秉文教授首先运用联合国数据,对中日人口发展趋势做了比较,指出2030年之后中国人口开始负增长,到2060年人口负增长率将超过日本,计划生育对人口增长的负效应显现。日本为应对人口老龄化,1995年颁布《高龄社会对策法》,建立了老龄社会政策委员会,由内阁总理任委员会主席,综合协调各部门制定高龄社会对策;出台政策鼓励工作到65岁,并为老年人提供就业和工作机会;建立测算期为100年的精算报告制度,促进国民年金体系持续运行,支持老年人通过自我努力实现收入保障;建立长期护理保险制度,提高服务质量。

中国于199910月成立全国老龄委,由国务院副总理或国务委员担当主任,属于国家级委员会,30多个部委参与;2005年设立常设机构全国老龄办,主任是民政部部长,负责协调应对人口老龄化工作。中央十八届三中全会以来,高度重视养老事业,2013年以来是发布应对人口老龄化和养老服务业发文的最密集时期。面对人口老龄化,需要采取积极应对的态度,由政府主导,市场和社会发挥重要作用。市场作用包括解决资金来源和服务提供,包括养老金三大支出投资体制不断完善,鼓励民进资本进入养老服务业等。

在养老保障方面,中国已建立起多层次混合型养老保障制度。主权养老基金于2000年成立,目前已有2.2万亿基金;第一层次已覆盖9亿多,法定人口还有八、九千万未加入;第二层次企业年金和第三层次个人商业养老金也在发展;2016年又启动了长期护理保险试点。在医疗保障方面,已经建成多层次医疗健康体系,构筑起健康中国总体框架。第一层次由国家举办的城镇职工和城乡居民基本医疗保险,并延伸出大病保险、职工大病保险、公务员医疗补充;第二层次企业补充医疗保险、企业团险;第三层次包括个人税优商业健康险和没有税优支持的健康险。

通过中日比较看到,日本在2017年新生婴儿减少至100万,比联合国(2017版)的数据更严峻,已经进入到人口转型第五阶段,而中国正处于人口转变第四个阶段的后期。在应对老龄化上,中国政府要重视对老龄化挑战的宣传,形成更多社会共识,在制度上不断完善,并在实施步骤上出具时间表路线图。

Copyright(c)2012-2013 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保障实验室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浏览次数:10082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