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实验室快讯 >> 快讯2018年 >> 信息详情
全文搜索:
【PDF全文阅读】

人口老龄化脚步加快、老龄化高峰渐近,对养老金、养老服务的社会关注度越来越高。201854日,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执行研究员张盈华就备受关注的养老服务问题接受了《中国劳动保障报》记者专访。以下是专访内容。 

  

“多点开花”助力老有所依

——访中国社科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执行研究员张盈华

 

三大养老方式发展现状及瓶颈

     记者:2018年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及“养老”的地方有14处,报告中提出“要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发展居家、社区和互助式养老,推进医养结合,提高养老院服务质量”。从养老方式的角度来说,您认为目前居家、社区和互助式养老发展的现状如何?

     张盈华:居家和社区养老是解决养老问题的基础和依托。从“十一五”开始我国提出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以来,各地政府把日间照料、老年活动等纳入到社区建设内容中,调动社会组织积极性,大力发展居家和社区养老。从总体上看,居家和社区养老呈现快速发展态势, 诸如日间照料中心和养老服务驿站这样的养老服务组织层出不穷,原有的家政服务公司、 物业管理公司也适时将服务范围向养老服务拓展,加上政府搭建的养老服务信息平台汇集供需双方信息,可将服务快速递送给有需要的老年人。

     近年来,互助式养老也悄然兴起,“远亲不如近邻”的邻里文化再度焕发新的生命力,如结伴养老、抱团养老,以老养老、相持相扶,健康老年人照料有需要的老年人等。在互助式养老中,有的是志愿者的纯公益行为,有的是借助“时间银行”为自己养老储蓄服务资源, 有的是老年人“再就业”赚取劳动报酬。无论哪种动机,都很好地解决了“就地养老”和精神慰藉问题。

     记者:当前,居家、社区和互助式养老存在什么发展瓶颈?

     张盈华:居家、社区养老主要是两个问题:一是购买力不足。目前我国城市最低小时工资是15元至20元,自理能力强的老人花费少,可一旦失能,就需要全方位的生活照料,比如买菜做饭、打扫房间、助餐助浴、协助外出等。但对于很多老年人来说,退休工资还很难满足所有需求。一些地区已在推行高龄补贴、长期护理保险试点等制度,但实施范围有待扩大,力度有待增强。二是服务递送困难。老年人对陌生人入户服务很排斥、社区服务设施条件不好、服务对象居住地分散等原因,都影响了养老服务的递送。

     互助式养老充分发挥社区文化、邻里的作用。在农村,有血缘、亲缘等纽带联系,加上年长族人、村干部的带动,比较容易开展互助式养老,可以在一定程度上解决农村地区老年人的养老保障能力较为脆弱的问题。在城市,住房商品化打破了原有的单位纽带,社区居民之间熟识度低,居委会松散度高,互助式养老还需要“催化剂”推动发展,比如街道办事处推进社区建设,发动居委会、物业公司等组织、企业的积极性。

Copyright(c)2012-2013 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保障实验室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浏览次数:10082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