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实验室快讯 >> 快讯2019年 >> 信息详情
全文搜索:
【PDF全文阅读】

18日,中国社科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主任郑秉文教授应邀出席“第十一届健康中国论坛(2018年度)”并做题为“中国医改的新起点与新挑战”的主旨演讲,下面是发言主要内容:

 

郑秉文:该如何看待10年的新医改?

 

18日,由人民日报指导、人民网、健康时报联合主办的“第十一届健康中国论坛(2018年度)”在北京万达文华酒店召开。中国社科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主任郑秉文教授应邀出席并发表主旨演讲,题目是“中国医改的新起点与新挑战”。

郑秉文教授主要从五个方面对中国医疗制度改革的形势做出预判:医疗费用支出总趋势、2009年以来的新医改、公立医院改革、医药“带量采购”、长期护理保险尽快统一制度框架等,还包括医保经办体系改革取向问题。

第一,关于如何看待医疗费用支出总趋势。

郑秉文认为,在刚刚过去的12月份是中国建立医疗保险制度20周年。2009年启动第二轮医改,全国医疗卫生费用支出总趋势上升较快,占GDP的比重从2009年的约4.9%上升到2017年的约6.2%。从支出结构上看,政府支出与社会支出双增加而个人卫生支出快速下降。政府卫生支出占GDP的比重从2009年的约17%提升到了2017年的约30%;社会卫生支出占GDP的比重从2009年的约17%提升到了2017年的约41%;个人卫生支出占GDP的比重从2009年的约56%下降到了2017年的约29%

中国当今的医疗卫生支出规模、比例、结构近似于美国1970年的平均趋势水平。1970年美国个人健康总支出占同年GDP比重约6.1%,中国2017年占比约6.2%。今天美国的个人卫生费用总支出占GDP已高达17.5%。从6.1%17.5%这个过程大约是半个世纪。对中国的启示就是,医疗卫生投入的提高一定要与经济发展水平相适应,未来50年的发展过程中,医疗卫生费用的支出水平要与每年的GDP增长率挂钩,不能落后,但也不能超前。如果超前了,就会为财政带来巨大压力,在这方面,欧洲一些国家是有教训的。例如,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直至1973年石油危机爆发之前,是欧洲资本主义经济发展的黄金时期,法国此前GDP增长率一直维持在6%左右,以法国为代表的欧洲资本主义国家几乎完成了福利制度的设计,1973年石油危机之后,欧洲经济一蹶不振,法国GDP跌至2%左右,福利制度不堪重负。1995年以来,法国极力主张福利瘦身改革,但遭到社会激烈反对,福利刚性导致激烈冲突和社会动荡,很多法国和欧洲学者开始反思70年代初的仓促与盲动,并为之而叹息。

从支出结构上看,美国个人卫生费用支出占总费用支出的40%下降到今天的10.9%,他们用了50年的时间,在这50年里,社会保险比例略有下降,说明企业负担有所下降;政府支出比例大幅增长至44.8%;此外,慈善支出占7%。这个支出结果显示,中国政府支出还有较大空间,应该大力发展第三方支出(慈善),平衡各类支出比例,降低个人卫生支出部分。

第二,关于如何看待2009年以来的新医改。

郑秉文认为,新医改已经推行将近10年,我国医疗卫生体制改革取得了很大成效,在三医联动、分级诊疗、取消药品加成、医生自由执业、公立医院综合改革、带量采购等方面取得突破。但是随着医保制度改革过程渐进,老百姓看病难、看病贵问题依然存在,获得感不明显。

2009以来新医改的主要问题应落实在医院改革上,医疗保险制度与养老等问题不同,医疗卫生提供的不仅是“货币报销”,更重要的还是“服务医疗”,而“货币”和“服务”的问题都汇集在医院这个“矛盾点”上。中国是世界上公立医院最多的国家之一,在三医联动中公立医院也占主导地位,医改成功与否主要看公立医院的改革成功与否。

第三,关于如何看待公立医院改革。

郑秉文认为,三医联动也好,中国医疗改革的关键也罢,公立医院改革是关键之关键,但在目前的大环境下,公立医院改革难有根本性突破,内在机制问题不可能彻底解决。所以不妨一方面在公立医院改革方面寻找突破口,或作为存量先放在那里,而另一方面,加大社会办医力度,在增量上进行改革,营造公立医院的外部竞争环境,以时间换取机制,等社会办医的比例占绝对统治地位时,公立医院的改革自然就要产生倒逼的性质了。

Copyright(c)2012-2013 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保障实验室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浏览次数:11154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