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实验室快讯 >> 快讯2019年 >> 信息详情
全文搜索:
【PDF全文阅读】
         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在部署2019年的工作任务时,就养老保障体系改革提出了诸多重大举措。对此,中国社科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主任郑秉文教授撰文陈述了自己的看法,该文载《人民政协报》39日,第6版,这里全文刊发如下:

五大改革看养老保障

/郑秉文

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在部署2019年的工作任务时,就养老保障体系改革提出了诸多重大举措,其中有五项改革,在笔者看来,对宏观经济调控、保障经济运行和完善民生工程具有重大意义。

“下调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单位缴费比例,各地可降至16%”。这是政府工作报告的一个最大亮点。中国养老保险实施的统一费率是28%,在世界主要国家中名列前茅。为减少企业负担,在几年前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中,大部分省份的费率已降至19%。此次宣布再次降至16%,是一个大手笔,大约可为企业减少3700亿元负担。由此可见,养老保险费降至16%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和支持实体经济的重大举措,也是征缴机构转型的重要成果。当然,降费后在中期内将给基金收支平衡带来严峻挑战,有关决策部门应未雨绸缪,提前做出预案。

“继续提高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基金中央调剂比例”。自中央调剂制度去年71日实施以来,中央暂定收取3%,调剂规模为2422亿元,实际差额拨付610亿元,黑龙江等省份受益。此次决定中央调剂比例从3%提高到3.5%,全年调剂规模可达6000亿元,既可极大缓解收不抵支省份基金失衡趋势,还可为加快实现省级统筹打下基础。当然,提高调剂比例应制定一个时间进度表,公布每年提高的百分比,给各省明确的流动性预期。

“加快推进养老保险省级统筹改革”。统筹层次太低是养老保险制度的一个制度痼疾,它对养老保险制度的运行质量带来诸多困难和障碍。在2018年国务院领导曾要求2020年实现省级统筹。因此,2019年是实现“真正”的省级统筹的关键之年。在过去的十几年里,有关部门已数次宣布在全国范围内全部实现省级统筹,但当时的做法只是实现了业务流程的“六统一”而已,从未“真正”实现资金流在省级政府层面的大收大支和统一核算。相信此次实现省级统筹将会吸取以往的教训,实现“真正”的省级层面的大收大支。

“划转部分国有资本充实社保基金”。2017年底国务院公布了《划转部分国有资本充实社保基金实施方案》,规定企业国有股权的10%将统一划转给全国社保基金,由其集中持有并单独核算,独立运营。2018年首批3户央企试点划转了国有资本200亿元。今年政府工作报告再次重申划转国有资本,其意义有二:一方面加快央企的划转进度;另一方面启动地方国企资本划转事宜。因此,国资划转将是2019年养老保障体系改革的一个“主力军”。当然,地方实施国资划转应循序渐进,因需招揽专业人才,建立承接主体即国有独资公司。

“扩大长期护理保险制度试点”。20166月人社部发布80号文开始实施长期护理保险试点并拟定了15个试点城市。两年半来,长期护理保险试点取得了可喜成就,“自愿”加入试点的城市越来越多,总数已有四五十个。但是,由于80号文只是一个规范性文件,各试点城市在制度设计方面存在非常大的差异性。如不尽早对制度模式予以确定,试点的城市越多,以后制度统一的进程和质量就越难。在结束试点之前,应至少制订一套护理需求认定和等级评定等标准体系和管理办法,应调查统计获取权威和准确的失能率等基本数据,否则,制度设计和可持续性的测算将难以进行。

“推进多层次养老保障体系建设”。政府工作报告的这句话意味着,2019年在多层次养老保障体系建设上将有两项重大制度突破。一是同属第三支柱的个人税收递延型商业养老保险(简称“税延养老保险”)在经过一年的试点之后,2019年将从福建、上海和苏州工业园区3个试点地区推向全国;二是养老目标基金将在2019年正式实施税优政策试点,从此,保险业和基金业将在第三支柱养老金中并驾齐驱。当然,去年税延养老保险的三地试点也暴露出一些问题,急需跨部门的协同作战,亟待出台相应的配套政策。

Copyright(c)2012-2013 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保障实验室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浏览次数:12240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