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实验室快讯 >> 快讯2019年 >> 信息详情
全文搜索:
【PDF全文阅读】

6月20日,《郑州长期护理保险制度研究》课题汇报会顺利举行,郑州为探索建立长期护理保险制度迈出了重要一步。课题在研究期间得到郑州市政府、全国政协平台及各市场机构的大力支持,下面两则报道是关于郑州长护险探索背后的故事。


“保”住幸福晚年

——郑州长护险探索背后的政协故事


记者;王天奡


6月20日,郑州市龙子湖高校园区湖心的智慧岛上,一间不足60平方米的会议室里挂上了一条简略的横幅——“郑州长期护理保险制度研究课题汇报会”。原计划只是一场小型学术会议,却应邀而至了50多位代表,现场大咖云集,并体现着满满的政协元素。

课题由中国社科院郑州市人民政府郑州研究院(以下简称郑州院)主持,同时兼任该院常务副院长的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社科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主任郑秉文一面迎接高朋满座,一面惊喜地说:“真没想到政协系统的作用这么大,平台这么广阔。”

“幸福晚年”背后的政协智慧

故事还得从去年7月开始说起。郑秉文是社保方面的专家,他领导的团队近年来发布了不少关于长期护理保险的论文和专著,包括15个试点城市的分析论述,去年7月在郑州设立了“郑州建立长期护理保险制度研究”的课题。今年4月初,郑秉文参加了全国政协人资环委就“构建居家社区机构‘三位一体’的养老服务体系”组织的调研,期间与全国政协常委、农工党河南省委主委高体健同行,并介绍了郑州院正在着手开展关于长护险制度研究的课题项目。

说者无意,听者留心。返郑后,高体健即向农工党河南省委副主委、郑州市政府副市长孙晓红介绍了课题内容,分管全市文教卫体社会事业发展的孙晓红随即向有关部门通报了研究计划。

4月17日,智慧岛上的同一间会议室里,扩大长期护理保险制度试点暨《郑州长期护理保险制度研究》课题中期讨论会举行。会后,在郑州市政府的大力支持下,研究团队获得了丰富数据,课题进展大大提速,很快形成了内容详尽的研究报告,直接促成了620日的第二次研讨会暨课题结题会。

“我是这一届的新委员,没进政协的时候,以为议政建言就是‘说说’。通过这件事,我切身感受到原来政协委员能发挥实实在在的作用,通过政协平台,委员的智慧、建议能够转化为支持经济社会发展的真实动力。”郑秉文的感言由衷而发。

为何委员的学术研究,一经政协这个专门协商平台,便能邀得有关部门的“一把手”同言一堂?关键还是抓住了政策的背景、契机。

参加课题汇报的全国政协人口资源环境委员会副主任、中国计划生育协会党组书记、常务副主任王培安介绍,近年来,全国政协将构建中国特色长期护理保险制度作为健全完善我国养老服务体系的重要内容,并积极推动此项工作开展。去年9月,他作为全国政协统筹推进养老服务体系建设调研组组长,就带队赴河北、上海开展了专题调研。今年4月,他又带队赴北京、湖北开展了专题调研。614日,全国政协召开双周协商座谈会,围绕“构建居家社区机构‘三位一体’的养老服务体系”主题建言资政。在参加调研和专题协商期间,大家普遍认为,长期护理保险制度对于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解决失能老人长期照护难题,满足人民群众美好养老生活需要,具有重要意义。

6月20日的汇报会也是该课题的结题会,除了政协系统的参会代表,来自医卫系统、地方政府乃至康养产业投资方的代表也都齐聚在了这里。

郑秉文在会上分享了他于614日参加全国政协双周协商座谈会上的建言情况。言犹在耳、余音绕梁,他依然为此而激动:“委员履职不是空谈。没有政协平台的推动,就没有郑州长护险制度建设现在的探索成果。”

为构建中国特色长护险制度建言

长护险制度试点已经启动三年了。2016627日,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办公厅印发《关于开展长期护理保险制度试点的指导意见》,部署启动长期护理保险试点工作,全国15个城市纳入试点范围。3年来,试点取得积极进展。国家医保局数据显示,截至20186月底,试点覆盖5700万人,18.45万人享受待遇。15个试点城市基本都建立了多元筹资机制,资金来源主要由个人、社会、单位、财政、医保五方面组成,部分地方有一些社会捐助、福彩基金作为补充。这项制度受到社会广泛赞誉,地方政府积极性很高,除了15个试点城市外,自愿试点的城市已有四五十个,并且还有扩大的趋势。

“最近大家喜欢看的电视剧《都挺好》中,一地鸡毛的苏家故事让观众看到了生活中的荆棘。电视剧中,三个子女赡养一个老人都比较艰难。”郑秉文委员说,随着独生子女的成长以及人口寿命的延长,我国已出现了“8-4-2-1”家庭。为了使老年人有幸福晚年,使失能者有尊严生活,亟须探索建立长护险制度。

但是,由于没有制定统一的制度框架,全国各试点地区在保障范围、受益规模、保障水平、筹资渠道、筹资标准、收费政策、待遇支付等方面存在较大差异,一方面,限制了长期护理服务需求的释放,影响了社会力量举办这类机构的积极性;另一方面也导致制度碎片化、不可持续等问题。

“以待遇标准为例,15个试点城市补贴最低的一天只有十几元、二十元,最高的一天有300元,郑州的长护险制度应该朝哪个方向走?郑州的长护险政策到底应该借鉴哪些经验?在覆盖面上,在受益群体上,在待遇标准上,在服务范围上,究竟应该学习高标准的济南,偏医疗的青岛,还是广受益的上海、全覆盖的南通?……”一系列的问题,课题组负责人、中国社科院副研究员、九三学社成员张盈华曾经和郑州市社保中心副主任陈德贤一口气讨论了三个半小时。

争论扩思路,交流成共识。最终,课题组拿出了一整套郑州长护险制度内容及其配套体系的设计方案。

“今天的会议,这么多政协委员与相关政府部门、研究机构和各位专家共同研究探讨长期护理保险制度建设相关问题,总结地方长期护理保险试点经验,希望为扩大全国长期护理保险试点,构建中国特色长期护理保险制度建言献策。”王培安在会上表示。

Copyright(c)2012-2013 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保障实验室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浏览次数:12801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