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实验室快讯 >> 快讯2019年 >> 信息详情
全文搜索:
【PDF全文阅读】

2019年7月26日,应《界面新闻》邀请,中国社科院社保实验室高庆波副研究员撰文分析各界所探讨的养老金缺口所指代内容的差异。详情如下:


各界在讨论的养老金“缺口”,讨论的是什么?


近年来,各界关于养老金“缺口”的讨论越来越多,但“缺口”的定义却始终并不统一。

在学术界,养老金缺口、隐性负债及转轨成本三个概念是混用的,而且界定各不相同。如:“养老金缺口主要反映在现金流量缺口以及制度转换成本两个方面” ;“养老金隐性债务指一个养老金计划向职工和退休人员提供养老保险金的承诺,如果该计划在今天即终止的情况下,所有必须付给当前退休人员的养老金的现值加上在职职工已积累、并必须予以偿付的养老金权利的现值” ;“转轨成本的概念产生于即使在部分缴费已分流到个人账户、但仍要继续向养老金领取者(和未来的退休人员)支付退休金而出现的融资缺口” 。

在这些纷繁的定义背后,是学界对养老金制度可持续性问题的担忧以及如何应对可能的危机讨论,这些未雨绸缪的探讨主要包括以下几个方面的内容:“缺口”的成因、规模、弥补的方式与途径。房海燕、王燕、宋晓梧、何平、王晓军、贾康等诸多学者以及国家体改委、劳动和社会保障部社会保障研究所、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世界银行及引发全国大讨论的德银、中银等机构,他们采用了不同的方式、不同的参数对这一问题进行了测算。

在已有的测算中,绝大多数采用了世界银行对隐性负债的界定计算方法中的相关理念。世界银行认为有三种方法(World Bank1998) :

1)假设养老保险制度立刻中止,所需要偿还的当前所有退休者养老金以及正在工作的参保者累积权利的现值(包括缴费以及未来养老金权利);2)不再增加参保者,直到现有参保者全部死亡为止,据此计算出所需要支付的总额;3)开放系统,估算所有将来需要支付的养老金现值(包括新的制度参与者)。

但在中国最近两年的争论中,明显出现了与学界所探讨的基于权益现值的隐性负债及转轨成本等内容风马牛不相及的部分。关于隐性债务或转轨成本的探讨变成了“缺口”,“缺口”又与“空账”联系起来,甚至被等同于财政补贴,然后进一步被网民演绎为了“挪用”、“黑幕”。在这个信息传导的过程中,可以看到同一个词语,表达着完全不同的内容。

在这些完全不同的概念中,“隐性债务”与“转轨成本”因为方法设计的不同、参数选择的不同,将会产生巨大的差异,这也是学界多年来所探讨的主要问题。但是,制度建立之初“老人”和“中人”因历史原因形成的“空账”与前两者不同,它应该是一个有上限的固定数值,而且该数据理论上并不会很大。但在现实中,“空账”持续增加意味着它并不再仅仅是历史遗留问题,而是现实制度运行中的政府相关部门的一种选择,这种选择是无奈也好,反思也罢,个人账户“空账”持续扩大本身就反映了当前的制度存在着缺陷,而这一缺陷,在当前的经济与人口背景下,是制度自身所无法解决的。

Copyright(c)2012-2013 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保障实验室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浏览次数:12982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