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实验室快讯 >> 快讯2019年 >> 信息详情
全文搜索:
【PDF全文阅读】

日前,中国社科院社会保障实验室执行研究员、中国社科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秘书长房连泉就美国医改议题撰文陈述了自己的看法。该文载《环球》杂志2019年7月24日, 第15期,原文如下:


美国两党医改再斗


房连泉/

特朗普政府一直不遗余力地推进医保再改革,以废除奥巴马方案,提出医保计划新蓝图。然而,完整的特朗普医保方案至今未见成形,美国医保改革仍在路上。

美国总统特朗普日前签署了一项行政令,目的是让美国消费者更容易了解医疗保健服务的价格。该行政令要求医院和医生公布他们的服务费用,要求医院公布与保险公司协商的折扣费率,使消费者能先对医疗保健服务的价格和质量进行比较,然后再做出个人选择。

医疗保险改革是近几届美国政府面临的“世纪难题”,也是民主党和共和党斗争最为激烈的问题之一。2017年上任以来,特朗普政府一直不遗余力地推进医保再改革,核心目标是废除奥巴马方案,提出医保计划新蓝图。然而,完整的特朗普医保方案至今未见成形,美国医保改革仍在路上。

平价医保法遇阻

20103月,奥巴马政府推动国会通过《平价医保法》。2014年,主要改革项目得以推行。这项被称为“奥巴马医改”的法案是自上世纪60年代以来美国医保领域最为重大的一次改革。由于医疗问题的复杂性,以及改革与各方利益攸关,该法案自诞生到执行,一直面临着波折和争论,始终处于两党政治分野中的核心位置。

美国被诟病为发达国家中唯一没有实现全民医保的国家。美国以私营保险计划为主体,其医保体系分为三部分:一是面向老年人和部分残疾人、重病患者的联邦医疗保险,雇员年轻时缴费,退休后可以享受医疗保险待遇;二是面向广大就业人群的私人医疗保险,即企业为在职员工及其家属购买商业医疗保险,这是美国医疗保险的主力军;三是为低收入者提供医疗服务的医疗补助计划。2010年,上述三项医保计划的覆盖人口约为2.5亿,仍有5000万人口被排除在外。这些未参保者以中小企业雇员、自由职业者和贫困者为主,高昂的成本是造成他们难以参保的主要原因。

奥巴马政府的《平价医保法》即是在这种背景下出台的。为扩大覆盖面,它主要采取以下措施:一是强制公司为员工购买医保,对不买保险的大公司处以罚款,对参保的小雇主则提供税收优惠;二是强制个人购买医保,不买医保的个人也会被处以一定的罚款,收入低的家庭在购买医保时则可申请补贴;三是通过扩大社会医疗补助项目,加大对底层群体的覆盖面;四是加强对保险公司的监管,禁止保险公司拒绝已存在疾病的参保者,也不能在投保人生病后收取更多的保费。

《平价医保法》生效后,美国各州建立了统一的医保管理平台,各类人员每年都要在平台上进行注册,参加适合的医疗保险计划。该法案的实施对扩大医保覆盖面确实起到了一定作用,未参保人数的比例从2009年的13.5%下降至2014年的9.8%

但《平价医保法》的执行也面临巨大挑战:一是医疗保险集团和医药行业因利润受损而反对;二是改革的财政成本巨大,在国家财政赤字不断上升的背景下,医保扩容难以执行。按照原计划,《平价医保法》将在2022年之前陆续得到执行。奥巴马执政期内,该法案遭到共和党人的普遍反对,执行并不顺利,在部分州遇到较大的实施阻力。

特朗普医改路线

医保改革是特朗普的竞选承诺之一。特朗普第一届任期已过半,他在医保改革上可谓“披荆斩棘”,但实际效果却是“雷声大雨点小”。尽管《平价医保法》在执行上被大大削弱,但在两党政治下要废除立法并不容易。

早在竞选之初,特朗普即宣布将医改作为“最先要解决的问题”。20171月上任伊始,特朗普签署行政令,要求冻结奥巴马医改计划的进程。

2017年,特朗普政府曾多次提出撤销或修改奥巴马医改计划的议案,但或被众议院驳回,或在参议院无法通过,均以失败告终。

20171012日,特朗普签署行政令,取消医改方案中对低收入者的保费补偿措施。此举涉及到的参保人数为600万左右。同年12月,特朗普签署《减税法案》,该法案于20181月开始实施。其中一条措施是将在2019年取消对未购买医保者强制征收的医保税。据估计,这项措施会使医保覆盖人口减少1300万。

20181月,联邦政府允许州政府对享受医疗补助的人群提出参加工作的要求,此举有望大幅削减有工作能力人口申请医疗补助的数量。这一年的2月,政府又提出方案,建议放松对短期医疗保险合同的管制。在奥巴马医改计划里,短期医保合同的上限为90天,改革后可延长至一年。

同年54日,在长达44页的“美国病人优先”计划报告中,特朗普政府提出了新的改革蓝图,目标在于两个方面:降低药费和减轻患者的自付支出。

它提出的主要措施包括:第一,增加竞争。防止药企利用政策漏洞,促进药品的创新和竞争,加快仿制药进入市场。第二,更好地谈判。针对联邦医保项目,实施基于价值的药品采购计划;修改联邦医保D部分规定的医疗保险处方药清单,允许采用更多的替代药;给予计划管理者更大的权力与药企进行谈判;引入国际市场上更便宜的药物。第三,采取激励措施,降低药品上市价格。要求药企在电视广告中公布药品目录价格,使药品价格更为透明,并减少药品流通环节存在的中间商折扣。第四,降低消费者自费性的医疗支出。患者有权知道处方药的价格;在联邦医保B部分和D部分要让患者知道低价替代药品的相关信息。

20181214日,得克萨斯州的联邦法官裁定奥巴马医改违反宪法,理由是该法案强制要求购买医疗保险。当天,特朗普连发两条推特,说奥巴马医改是“违宪的灾难”,法官的裁定是“美国的好消息”。不过,该裁决只有在被上诉到最高法院再经裁决后,才能对《平价医保法》重新做出判断,这种可能性目前看来还很遥远。

Copyright(c)2012-2013 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保障实验室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浏览次数:12981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