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实验室快讯 >> 快讯2019年 >> 信息详情
全文搜索:
【PDF全文阅读】

2019 年11月1日,由韦莱韬悦举办的“2019年度养老金与精算论坛暨复旦大学-韦莱韬悦合作二十周年纪念”在复旦大学光华楼召开,中国社科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主任郑秉文教授受邀出席会议并作重要发言。下文为会议情况的简要报道。

 

郑秉文受邀出席“2019年度养老金与精算论坛暨复旦大学-韦莱韬悦合作二十周年纪念”并发言

 

2019 11 1日,由韦莱韬悦(Willis Towers Watson)举办的“2019年度养老金与精算论坛暨复旦大学-韦莱韬悦合作二十周年纪念”在复旦大学光华楼召开。韦莱韬悦是一家全球性的咨询、保险经纪和解决方案公司,其中养老金与精算业务在中国市场占有重要地位,产学研结合的重要性凸显。为此,与复旦大学开展了二十年的合作,并设立“复旦大学-韦莱韬悦精算科学基金”,每年为精算相关专业品学兼优的学生颁发奖学金。本次会议除了颁发年度奖学金以外,韦莱韬悦还发布了《2019 中国养老金研究报告》并进行了解读,最后围绕养老金与精算的关系,与会专家和业界代表做了深入交流。 

受邀出席本次会议的中国社科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主任郑秉文教授除了为获奖学生颁发奖状以外,还作为特邀嘉宾做了题为“养老金改革与养老金精算”的主旨发言,对精算在中国养老金改革和发展中所具有的独特地位做了深入探讨,并对中国养老金精算预测结果做了简短介绍,发言内容共三个主要部分,下文为简要报道。

第一部分为“社保预算与养老金精算”。郑秉文教授认为社保预算模式决定了养老金精算的地位和重要性,中国的社保制度无疑是需要精算的。

首先,全世界主要有三种社保模式,分别是美国模式、英国模式和智利模式。具体来说,美国模式通过OASDI特征体现出来,一是仅对社保本身进行预算,而不与社会救助合并;二是作为美国最大信托基金,OASDI基金由财政部所属的社保信托基金委员管理,全部购买国债;三是不属于联邦预算的组成部分,但包含在联邦政府收支预算总数之内。英国模式具有四个特征,一是社保预算与政府预算合并,前者是后者的一部分;二是政府对社保承担完全的直接责任;三是社保供款与其他税收一样列入政府一般预算;四是政府一般预算分为经常预算和资本预算,社保预算被列入经常预算中。智利模式有两个特征,一是社保基金完全独立于政府预算,是没有预算这个概念的;二是政府职能对社保基金进行间接管理。

其次,现行法律和政策的规定已经明确我国目前采取的是美国模式,主要体现在如下四部法律或政策规定。一是《社会保险法》第65条明确指出,社会保险基金通过预算实现收支平衡;二是《预算法》第4章第5条强调,政府预算包括一般公共预算、政府性基金预算、国有资本经营预算、社会保险基金预算,且应当保各自持完整、独立,以及后三项预算与一般公共预算相衔接。三是《国务院关于试行社会保险基金预算的意见》(国发〔20102号)也指出,在预算体系中,社会保险基金预算单独编报,与公共财政预算和国有资本经营预算相对独立、有机衔接。四是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坚持精算平衡原则,第一次在这么高级别文件中提到“精算”二字。

其三,社保预算有利于推动社保预测和社保精算的制度化。社保预算的本质是反映各项社会保险基金收支的年度计划。《社会保险法》第65条提出,社会保险基金通过预算实现收支平衡,这就需要建立真正的预算制度,但因为我国社保统筹层次太低,目前的做法仅仅是以统筹单位为基础编制预算,报送同级人大审批,做法基本是简单报账,而没有对预算年度进行“预测”。同时,这种做法也没有真正执行刚才提到的国发〔20102号文规定的“社会保险基金预算编制采用科学、规范的方法,提高预算编制的预见性、准确性、完整性和科学性”的要求。而满足这个“四性”,只需要做1-3年的短期预测就够了。当然,这也没做到。与之相比,很多国家不仅做短期预测,还做长期精算,例如,美国每年发布精算报告,预测期是75年。

第二部分为“养老金改革与养老金精算”。郑秉文教授由公共养老金“精算平衡”概念切入,指出人口老龄化是养老金改革的根本动因,进而通过分析一些国家养老金改革路径和方案,得出养老金精算在改革过程中所具有的不可替代作用。

首先,根据ILO的定义,所谓“精算平衡”有两层含义,其狭义是指一定时期内制度的收入率与成本率占参保人工资的比例应保持平衡,其广义是指将人口变化、社会文化、经济发展、财政状况等各项因素考虑进来,统筹进行制度安排,采取精确的方式确保社会保险计划的目标与手段的一致性。显然,人口因素是推动养老金改革的根本因素。

Copyright(c)2012-2013 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保障实验室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浏览次数:13004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