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实验室快讯 >> 快讯2020年 >> 信息详情
全文搜索:
【PDF全文阅读】

2019125日,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主任郑秉文教授应邀赴全国社会保障基金理事会就学习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精神进行交流,并做题为“作为国家治理体系子系统的社会保障现代化问题——学习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决定>的体会”的讲座。下面是此次交流情况的简要报道。

 

郑秉文应邀赴全国社保基金进行专题讲座

 

2019125日,应全国社会保障基金理事会(简称社保基金会)的邀请,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主任、中国社科院社会保障实验室首席专家郑秉文教授赴社保基金就学习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精神进行交流,并做题为“作为国家治理体系子系统的社会保障现代化问题——学习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决定》的体会”的专题讲座。

全国社会保障基金于20008月设立,是国家社会保障储备基金,由中央财政预算拨款、国有资本划转、基金投资收益和国务院批准的其他方式筹集的资金构成,专门用于人口老龄化高峰时期的养老保险等社会保障支出的补充、调剂。目前,社保基金会受托管理的资金除全国社会保障基金外,还包括做实个人账户中央补助资金、部分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资金、基本养老保险基金、划转的部分国有资本等多类资金。截至2018年末,社保基金资产总额超过2.2万亿元,自成立以来的年均投资收益率7.82%。在取得较好投资收益、实现基金保值增值的同时,也为完善我国社会保障体系、促进资本市场健康发展和助力经济社会发展发挥了重要作用。实践证明,设立全国社会保障基金,建立全国社会保障基金理事会,是党中央、国务院为完善我国社会保障体系作出的重大战略决策,是高瞻远瞩、完全正确的。

郑秉文教授的讲座分两个部分,从八个方面系统介绍了学习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精神体会,以及对作为国家治理体系子系统的社会保障现代化问题的研究成果:

第一部分,郑秉文教授系统梳理了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审议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坚持和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 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以下简称《决定》)的主要内容,廓清基本概念的内涵外延。郑秉文教授指出,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是我们党站在“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历史交汇点上召开的一次十分重要的会议,是在新中国成立70周年之际、我国处于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关键时期召开的一次具有开创性、里程碑意义的会议。全会《决定》全面总结党领导人民在我国国家制度建设和国家治理方面取得的历史成就与成功经验,对坚持和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进行了全面部署。对于我们坚持和巩固、发展和完善我国国家制度和国家治理体系,把制度优势更好转化为治理效能,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提供了科学指南和基本遵循。

郑秉文教授指出,治理体系与治理能力相辅相成紧密联系,但又不是一码事,并不是国家治理体系完善了,国家治理能力就自然而然的变强。从国际经验来看,许多发展中国家虽然充分借鉴甚至“照搬”了一些发达国家的“治理体系”,但是由于“治理能力”存在严重问题,常常落入“中等收入陷阱”,发展水平长期停滞甚至出现倒退。新中国成立七十年来,我们党领导人民创造了世所罕见的经济快速发展奇迹和社会长期稳定奇迹,中华民族迎来了从站起来、富起来到强起来的伟大飞跃。这充分证明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和国家治理体系是具有强大生命力和巨大优越性的制度和治理体系,是能够持续推动拥有近十四亿人口大国进步和发展、确保拥有五千多年文明史的中华民族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进而实现伟大复兴的制度和治理体系。

第二部分,郑秉文教授完整论述了社会保障制度在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的站位与作用,梳理了当前我国社会保障制度发展面临的一些挑战,并提出了相应的改革措施建议及2035年、2050年两阶段的发展构想。郑秉文教授指出,《决定》在“坚持和完善统筹城乡的民生保障制度,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这一部分的第三点“完善覆盖全民的社会保障体系”,明确提出了我国社会保障体系重大制度和原则,又部署了推进制度建设的重大任务和举措,蓝图已经绘就,应当加快对于社会保障制度的顶层设计,使之更好的适应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整体部署。

具体而言,从模式上看世界的社保制度或更广义的福利模式,可按照商品化的由强到弱分为盎格鲁—萨克逊模式、莱茵模式、斯堪的纳维亚模式,我国的社会保障制度一定是混合式多层次的。具体到养老金制度方面,与负债型养老制度相比,储蓄型养老金制度具有更加符合我国的储蓄文化、更加符合我国人民较高的金融素养、更加有利于形成长期资本助力资本市场和创新型企业发展等多项优点,因此,在制度选择上建议不断优化完善资产型的养老金制度,而不是负债型的制度,或者说要尽量采取DC模式而非DB模式;尽量采取改良的DB模式,而非传统的DB模式。在实现路径上,可通过对于储备基金建立“外汇型主权养老基金”;对于第一支柱继续保留账户、扩大账户;对于第二支柱加快实施“自动加入”的政策;对于第三支柱加快出台个税递延型商业养老保险、养老目标基金税收等优惠政策,同时更加重视养老金预算与精算制度,全面提升我国养老制度可持续性,形成社会稳定预期。

在问答环节,郑秉文教授还就我国养老金精算制度、加快实现养老金全国统筹等重要问题与社保基金会领导干部进行了互动交流。

(供稿人:郑秉文)

Copyright(c)2012-2013 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保障实验室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上海网站建设
本站浏览次数:14560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