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实验室快讯 >> 快讯2020年 >> 信息详情
全文搜索:
【PDF全文阅读】

 

长期护理保险制度试点探索已三年有余,各地试点方案各异。我中心执行研究员张盈华撰文,对该制度的内在逻辑提出思考。此文已于《中国医疗保险》2020年第2期刊发。本期快讯发出此文,以飨读者,并欢迎共同讨论。

 

探索建立长护险制度应先认清其内在逻辑

 

/张盈华

 

顾名思义,长护险制度是为应对长期护理所需巨额费用,以保险形式进行筹资的一种保障机制。探索建立这样的保障机制需抓准它的特性:第一,它应对的是长期护理而非其他风险所造成的经济损失;第二,它应对的风险不仅是个人或家庭风险,已形成社会风险;第三,它采取的是社会保险而非商业保险的筹资形式。

一、长期护理的经济损失

长期护理发生在急症治疗后且无治愈可能性的阶段,目的是尽量维持现状和延缓变糟,因此长护险的启用有个等待期,待确认无法治愈才触发赔付。

长期护理的经济损失包括直接损失和间接损失,前者是支付给照护机构的服务费用,也包括失能人员维持日常生活所必需的耗材和辅具,后者是因照护他人(主要是家庭成员)而损失的应得收入,包括不得不离开劳动力市场而造成的工资和与之关联的社会福利损失等。

因此长护险制度的支付范围应是失能状况稳定到一定时期后发生的照护费用,应囊括维持被照护者身心现况的各个项目,既考虑直接经济损失也要考虑间接经济损失。

二、长期护理的社会风险

因疾病、伤残、年老体衰导致失去生活自理能力本属常规可见的生命现象,原本由个人或家庭承受其重,但当这种现象日渐普及、失能人口规模日渐膨大,家庭规模相对萎缩、对市场购买照护服务日益依赖,长期护理的负担之重非个别家庭可独担,这时就演变成一种社会风险。

所以长护险制度的保障机制应采取社会成员互助共济方式,即多数人帮助少数人、健康群体共济失能群体、年轻人助养老年人。这是一种亟需培育的新时代社会精神,它既是公民的社会权利,也是公民的社会责任。人人都应居安思危,担起共建责任。

三、长期护理的社会保险

与商业保险相同的是,社会保险也遵循“大数法则”,需要参保群体规模大、人口结构齐全、年龄层次多样,这些是降低费率、吸引参保的基本前提,否则即使采取强制参保,逆向选择和道德风险仍会出现。但与商业保险不同的是,在财务平衡关系上商业保险强调个体平衡,精算时观察投保个体的赔付和保费收入;而社会保险则强调全体平衡,精算时观察参保全体人员的给付和缴费收入,当且仅当制度外因素(如老龄化、自然灾害、瘟疫或大规模传染病等)造成系统性风险时,制度可以“伸手”向政府要钱,用以化解这些因素带来的财务隐患。

长护险的筹资形式应采取社会保险模式,一方面要求注重精算平衡,并在此基础上合理规划中长期筹资标准、待遇条件和给付标准,另一方面也强调政府责任,这不是要政府承担填补缺口、平衡财务收支的责任,而是及时有力地化解系统性风险。

四、长护险制度的设计重点

长护险制度是我国迈入新世纪以来开启建设的一个崭新社会保险项目,它可以吸收其他社会保险历经数十载的经验和教训,也应为完善其他社会保险项目提供未来数十年的发展指导和借鉴。

长护险制度在设计上应当注重:第一要做到“应保尽保”,不能让失能人员因无力缴费而孤苦挣扎,因此缴费标准不宜过高,以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而非职工工资作为基数和参考,将广大农村居民和城镇非就业居民覆盖进来;第二要明确“保基本”,长期护理旨在维持而非治愈,维护失能者有尊严而非享受型的生活,长护险应把花在床位费上的钱省出来用于精神慰藉和临终关怀;第三要对劳动年龄段的家庭照护者给予“工资”性补偿,将此类照护由“家庭劳动”转化为“社会劳动”,纠正间接经济损失被忽视的问题;第四要培养一种“责任”福利文化,倡导社会责任心,对社保的认识从利益引导转向责任引导;第五建立长护险制度精算模型,并以此作为定费率和调待遇的根本依据,要敢于根据精算结果按年调整费率和待遇标准;第六明确政府承担系统性风险(也包括商业保险中的灾害性风险),一方面责任前置,为无力缴费者代缴,为老化严重地区调剂,另一方面化解重灾,让长期护理的社会保险实现制度平衡,让长期护理的商业保险敢于上马前行。

(供稿人:张盈华)

 

Copyright(c)2012-2013 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保障实验室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上海网站建设
本站浏览次数:1456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