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实验室快讯 >> 快讯2020年 >> 信息详情
全文搜索:
【PDF全文阅读】

522日,李克强总理在十三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上做《政府工作报告》,提出加大基本民生保障力度,“扩大失业保险保障范围,将参保不足1年的农民工等失业人员都纳入常住地保障”,这是将421日国常会提出的两个“阶段性”措施固化下来,成为基本民生保障的一项制度。我中心执行研究员张盈华此前撰文,针对农民工等群体工作流动性强、失业风险高、领取失业保险金比例低的问题,提出建立失业补助金制度的建议。该文以《谁能领到失业保险金》为题,发表于525日发行的《财经》杂志。本期《快讯》刊出此文,以飨读者。作者欢迎大家批评指正、共同讨论。

 

谁能领到失业保险金?

 

/张盈华

 

在新冠肺炎疫情的席卷之下,企业受创,失业风险陡增。失业保险,这个每位在职人员月月缴纳,却少有关注的保险品种,陡然变热。

中国失业保险基金,目前结余已累计6000亿元,趴在银行按活期利率计息。在经济下行、地方财政收缩、失业风险加剧、稳定就业压力增大的情况下,失业保险基金已然成为各方“觊觎”对象。

有学者提出“非常之策”,将失业保险基金用于未参保的小微企业和失业人员,试图将失业保险受益对象扩展到非参保企业和个人。在国家层面,2020320日,国务院提出减、免、返、补“四项措施”,返还部分已缴失业保险费是其中一项,将失业保险受益对象由失业人员,扩大到用人单位;421日,国务院常务会提出,阶段性实施失业补助金、将参保不足一年的失业农民工阶段性纳入保障范围,也就是说之前不符合申领资格的参保失业人员,也可享受失业保险待遇。

这些举措和建议不断突破《失业保险条例》的规定,虽应一时之需,但也带出了失业保险制度边界模糊的问题。

钱是该发出去,但该发向哪里、该发多少,必须有个明确说法,既不能让钱闲置,也不能滥用。借疫情期间反映出的问题,反思失业保险制度,对实施20年一些条款已过时的《失业保险条例》提出修订建议。

登记失业率不升反降,拿到失业保险保障人数只有一成

国家统计局公布数据显示,一季度登记失业率是3.66%,低于去年同期,领取失业保险金和一次性生活补助金的合计237万人,仅相当于失业总人数的十分之一。

登记失业率低,疫情期间交通不便是阻碍登记的客观原因,为此人社部于331日启动失业登记全国统一服务平台,失业人员可通过手机APP线上登记,不用亲临现场。

然而,这并未能解决失业登记的困难,有两个重要原因:一是,各地对在参保地还是户籍地登记失业的说法不一。如上海要求外地户籍失业人员在户籍所在地登记失业和申领失业保险金,失业保险关系和失业保险基金“随迁”,对于流动性强、疫情过后想重返参保地就业的人来说,这种迁移既费时又费力;二是,“不划算”。现有的失业保险待遇低,很多参保失业人员因不符合条件无法领取失业保险金,即使符合条件也得不到“充足”的保障。按《失业保险条例》要求,至少参保缴费一年方有资格申领待遇,而外地农民工一年内平均就业仅10个月,像农民工这样高失业风险群体得到失业保险金的几率要小得多,因此办理失业登记也不积极。

按照国家统计局数据,中国劳动力八亿多,就业人数不到7.8亿,城镇登记失业人数约1000万,再扣除离开劳动力队伍退隐回家的人,推算下来,失业未登记的人数有1000多万。按照《失业保险条例》,未登记者无法申请领取失业保险金。

4月份,很多人转发美国2200万人申请领取失业救济金的消息,反观中国只有不到240万人领到失业保险金或补助金。为什么国内领取失业保险金的人数如此少?

《失业保险条例》规定,领取失业保险待遇必须同时满足“参保缴费满1年”“非因本人原因中断就业”“办理失业登记并有求职要求”。

最直观的是,约有一半的失业人员未办理失业登记,这些人压根就没有机会申请失业保......
Copyright(c)2012-2013 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保障实验室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上海网站建设
本站浏览次数:14938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