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实验室快讯 >> 快讯2020年 >> 信息详情
全文搜索:

“养老金发放是否可持续?”再次成为两会热点议题,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社科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主任郑秉文接受《健康时报》记者专访,并就此议题陈述了自己的看法,访谈文章刊发如下:

 

2035年养老金用完了?郑秉文:现行养老金制度不可持续,急需改革

 

在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到,上调退休人员基本养老金,提高城乡居民基础养老金最低标准。全国近3亿人领取养老金,必须确保按时足额发放。

回想20193月,李克强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也提到,既要减轻企业缴费负担,又要保障职工社保待遇不变、养老金合理增长并按时足额发放,使社保基金可持续、企业与职工同受益。

养老金逐年上调,社会老龄化越来越严重,交钱的人越来越少,领钱的人越来越多,国家的养老金会不会用光了?这种担忧并非毫无依据。

2019410日,中国社科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发布了《中国养老金精算报告2019-2050》,根据预测结果显示,养老金到2035年耗尽累计结余。

养老金累计结余不容乐观,这会不会影响上调养老金的节奏?

作为上述精算报告的作者,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主任郑秉文对健康时报记者表示,精算报告在预测养老金时会有很多假定条件,已经把上调养老金的因素考虑进去了。每年上调养老金是养老金制度的规则。我国社会平均工资增长率很高,如果养老金保持不动,不符合规则,养老金的增长是与社会平均工资增长挂钩的。

那么,2035年基金耗尽后就拿不到养老金了吗?

“这是一种误读。”郑秉文表示,基金储备耗尽跟发放养老金是两回事。发放的养老金来源主要靠当期的就业人口缴费,基金耗尽意味着基金累计结余没有了,意味着收支缺口要由财政等其他资源“补”上这个缺口,不影响养老金的发放。

可“拆了东墙补西墙”并非长久之策。中国的人口老龄化趋势是不可逆的。郑秉文表示,如果目前的养老金制度不改革,将是不可持续的,这是所有国家都面临的一个共同的挑战,因为全世界几乎所有国家人口都在老龄化。面对养老金不可持续性的局面,应尽快出台相应的改革方案加以改进。如何改革?郑秉文认为须综合改革,并提出了几条建议:

一是建立主权养老基金。广义上讲,主权养老基金有两种,一种是缴费型的主权养老基金,就是一般基本养老保险制度形成的资产池进行市场化、专业化投资;另一种是用外汇或者专属出口商品收益来建立资金池,比如挪威的石油、智利的铜矿等。

二是扩大覆盖面。这特指发展中国家,因为发展中国家的覆盖面一般都不高,将当前未参保的中小企业和灵活就业人员纳入进来,扩大覆盖面。

三是建立多缴多得机制。他列举了一组数据,2017年,中国断保不缴费的有5500万人,少收入5300亿元。从2010年到2017年断保少缴24000亿。“因为他不知道他多缴是否能够多得,缴费和权益不挂钩。应该让多缴多得成为内在动力。”

四是提高缴费年限。1997年养老金制度统一到现在已经23年,缴够15年的人越来越多,那么不交钱的人也就越来越多了。因为大家普遍认为缴够15年就可以了。提高缴费年限,长缴才能多得,制度要有激励性,让大家愿意交钱,一直交到退休,而不局限于15年,比如,提高到20年等。

五是出台延迟退休方案。面对人口老龄化与养老金的持续发展的问题,延迟退休一直以来都是绝大部分发达国家采用的一个手段,这样相当于降低了制度赡养率,因为人口的预期寿命越来越高。

六是建立社保精算报告制度。建立社保精算报告制度,能够为养老保险、医疗保险制度的可持续性制度建立提供依据,并可以对养老金制度可持续性进行检测。

“人口老龄化是个普遍的情况,所有国家面对的情况是一样的,压力也是一样的。哪个国家的养老金都是不可持续的。很巧合的是,去年我们4月份发布了精算报告,美国是5月份发布的,美国养老基金枯竭的日子跟中国是一样,都是2035年。”郑秉文表示,面临人口老龄化趋势,养老金改革要有紧迫感和忧患意识。“唯有‘制度改革’才是正道,只有‘制度改革’才能应对人口老龄化,其他的办法都是杯水车薪。
Copyright(c)2012-2013 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保障实验室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上海网站建设
本站浏览次数:14939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