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实验室快讯 >> 快讯2020年 >> 信息详情
全文搜索:
【PDF全文阅读】

两会期间,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社科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主任郑秉文的《关于改革住房公积金制度的提案》引起热议,本期快讯刊发《南方都市报》对郑秉文委员的专访文章。

 

郑秉文再谈公积金为何不应取消:95%贷款人是

中低收入群体

 

2020年全国两会召开之际,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社科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主任郑秉文带来的一份《关于改革住房公积金制度的提案》引起热议。他提到,目前住房公积金制度“历史使命并未完结”,尤其对解决政府和事业单位职工的住房问题依然有价值,“不能因噎废食”。

然而,公积金制度对支持普通企业职工购房还有使命吗?中低收入者能否享受到公积金制度的益处?为给企业减负就应取消公积金制度?这些也成为网友热议的话题。

523日郑秉文再次向南都谈到他就公积金制度的进一步思考。他指出,公积金制度覆盖面仍在扩大,更多私企参与其中,公积金对“体制内外”的中低收入群体来说都很管用,“公积金的中低收入阶层贷款人占95%,在贫困地区尤其受到欢迎”。

对于取消公积金以给企业减负的看法,郑秉文指出,这一出发点是好的,但住房公积金更应成为法定福利的一部分,给企业减负“重点应该是减税和降低社保费”。

一问:公积金该取消了?

若取消将永远失去这个法定福利

有人认为,当前我国房价高企,尤其在一二线城市,公积金在支持职工买房方面已经沦为“鸡肋”,已经到了取消的时候。

郑秉文在提案中指出,评价住房公积金制度要从效率和公平两个方面来考察,而公积金制度在这两个方面的表现并不很差,对缓解职工住房难发挥作用,“其历史使命并未完结”。

他特别强调了公积金对解决政府事业单位职工住房问题的意义,认为取消公积金就意味着他们解决住房问题可能回归到福利分房上,“那将更不公平”。

523日郑秉文进一步向南都指出,从需求端来看,一、二线城市房价高,包括机关事业单位每年录用的员工在内的许多人买房压力太大,而公积金为解决他们的住房难问题提供了很大的保障。

如果取消公积金,对中央部委或有些部门来讲,就意味着他们录用优秀人才存在较大障碍。中低收入群体是大多数,这才是“大需求”,如果取消了这个公积金制度,机关事业单位的精英和广大的中低收入群体将永远失去这个法定福利。

“我们不应从个别人的感受出发,也不应该从个别能够给员工分房子的企业的角度出发,来认为住房公积金的历史使命已经完结,归根到底这还是个小角度。”他表示。

二问:对私企职工不公平?

私企将成为参加公积金的主力军

有人指出,许多私营企业并没有参与公积金制度,公积金制度的受益者主要是政府事业单位的职工,保留公积金对广大私企职工并不公平。南都记者注意到,实际上公积金制度一直因覆盖面不广、私企参与比例低而受到质疑。

郑秉文据《全国住房公积金2018年年度报告》重新考察了住房公积金制度的公平问题。他指出,实际上近年来住房公积金制度的覆盖面在逐渐扩大。截至2018年,公积金缴存职工数1.44亿人,在我国缴费型福利制度里,覆盖面已算很大。同时缴存职工人数越来越多,尤其私企职工缴存人数占比越来越大。

关于“体制内”和“体制外”的公平问题。他解释,在现实生活中,这一对概念可以有两种理解。一种是指机关事业单位和国企被视为“体制内”,其他被视为“体制外”。在1.44亿实缴职工中,机关事业单位4452万人,国企2928万人,合计7380万人,这说明,“体制内”的缴存职工数量基本处于“饱和”状态;另一种理解是“体制内”指正规就业部门,“体制外”指非正规就业部门,而正规就业部门有广义和狭义之分。

Copyright(c)2012-2013 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保障实验室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上海网站建设
本站浏览次数:14939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