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实验室快讯 >> 快讯2020年 >> 信息详情
全文搜索:
【PDF全文阅读】

      近日来,社会各界热议“有6亿人每个月的收入也就1000元”,记者李一川和李冰冰就这个话题和其他几个问题采访了正在河南履职的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社科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主任、中国社科院郑州研究院常务副院长郑秉文教授,这里予以首发如下:

 

郑秉文对“6亿人每月收入也就1000元”的理解及其对

河南的政策建议

 

导读:

202068日至11日,中国社科院社会发展战略研究院院长张翼研究院率领课题组十余名专家学者来郑州参加课题调研,专家们一路走一路看,一路听一路议,积极为郑州建设国家中心城市建言献策,全力打造更高水平的高质量发展区域增长极贡献智慧力量。在惠济区、金水区、二七区、中原区等地,课题组围绕《特大城市治理体系与治理能力现代化研究》、《郑州长期护理服务体系研究》等课题,采取召开座谈会、实地走访等形式开展调研。课题组一行走进黄河博物馆、花园口记事广场、黄河文化公园,深入城市社区、乡镇村落,实地考察郑州城市治理体系和治理结构建设、经济社会发展、环境保护和生态环境治理、科技手段在城市治理体系与治理能力现代化建设中的应用等内容,详细了解发展现状、问题与挑战,并就下一步工作提出方向与建议。

中国社会科学院郑州市人民政府郑州研究院常务副院长、中国社科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主任郑秉文参加了部分调研和座谈会并忙里抽闲就几个热点话题接受了当地记者李一川和李冰冰的采访。

6亿人月收入1000元,应该指的是人均现金可支配收入”

68日上午,在郑州见到郑秉文时,他正坐在桌前,佝偻着身躯,比对一项项数据对社会关注的“6亿人月收入1000元”进行分析。

6亿人月收入1000元,我认为应该指的是人均现金可支配收入在1000元左右。目前,我正根据公开的一些资料进行统计分析。”郑秉文表示。

他表示,根据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去年我国城乡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为30733元,人均消费支出21559元,按五等份划分法(五等分法,又称为“收入不良指数”,是将所要分析的职工或居民人数按收入的高低一次排序分成五等份,用20%的最高收入家庭与20%的最低收入家庭之比的倍数来说明总体收入差距程度,分别为:低收入户,中等偏下户,中等收入户,中等偏上户,高收入户),将14亿人总数均分,每等分大概为2.8亿人。最低收入的20%人群中,城乡居民可支配收入是每月615块钱。中收入偏下的20%人群中,人均可支配收入月均1315元左右。低收入户和中等偏下户人口总数相加,总共5.6亿人,接近“6亿人”。以上是全国城乡居民月人均可支配收入的统计数据来算的,这个算法也是截止目前网上很多网文普遍使用并给出的算法和根据。

郑秉文对五等分的人口数据进行了详细汇总统计,数据更详实,更具体。他根据各省统计年鉴的数据统计,发现如以月均收入1200元作为上限,有的省(自治区)份60%的城乡居民月收入在1200以下,主要集中在中西部。

“经过梳理,我们发现月均收入低于1200元的,西部有1.83亿人,中部1.74亿人,东北三省为4600万人,东部为1.44亿人,总共为5.46亿人。因部分省市没有对农村居民进行五等分统计,若加上这些省市数据,这个统计结果应该接近6亿。”郑秉文表示。郑秉文还强调,他查阅的这些数据是指人均现金可支配收入,因为他理解,总理在答记者会上讲的主要是指现金可支配收入。

“应该把社保兜底子弹都打出去,救人救企业”

十三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闭幕后,国务院总理李克强讲到:“我们人均收入是3万元人民币,但是有6亿人每个月的收入也就是1000元。1000元在一个中等城市可能租房都困难,现在又碰到疫情,疫情过后民生为要。”

对于这段话,郑秉文体会深刻。他说,此次新冠肺炎疫情对社会的影响巨大,国家出台一系列举措,目的主要是通过以就业拉动民生,靠保民生而保企业,“要先让人民活下去,先挽救人民,让大家都有收入。而此次各地推出的地摊经济,其核心就是:放松管制,为经济松绑。”

特殊时期,郑秉文主张:“把社会兜底的子弹都打出去,救人救命救企业。”

对此,郑秉文举例说,4月份,我国失业人群为2600万人,可如果按照往常的失业保险条例严格执行的话,十个失业的人里面有一个人才能拿到失业金。而截至2019年底,我们还有4625亿元的失业保险基金沉淀下来。特殊时期。他呼吁政府应该放宽失业人员领取失业金的条件,扩大失业金发放范围,让更多的失业人员都拿到失业金。疫情当前,只要能证明失业就发失业金,不要再有“非因本人意愿中断就业和参保12个月”等前置条件。特殊时期,他主张:“把兜底民生保障的子弹都打出去,救人救命救企业。”

“政策性资金,河南应更多投向就业弹性高的行业和企业”

河南作为人口大省,在保民生保就业方面应该采取哪些有效的应对举措呢?

对此,郑秉文指出,河南是人口大省,又是传统农业大省,无论是城镇化率和城乡居民可支配收入,都明显低于全国平均水平。例如,2019年河南城镇化率是53%,低于全国平均水平的61%;再如,河南城乡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是23903元,明显低于全国平均水平;河南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是15164元,也低于全国平均水平,平均每月只有1264元,所以,如果按照总理在答记者会上说的“也就1000元”来算,河南农村居民月人均现金可支配收入低于1120元的群体数量高达3710万人,也就是说,在五等份里,差不多有四个等分的收入户都在总理说的那“6亿人”里,如果再加上月人均现金可支配收入还不到871元的993万城镇居民,二者合计高达4703万人是在那“6亿人”里,这是什么“概念”?这就意味着,在河南9640万常驻人口里,有49%的河南人是在那“6亿人”里,占比达8%左右。

Copyright(c)2012-2013 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保障实验室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上海网站建设
本站浏览次数:14939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