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实验室快讯 >> 快讯2020年 >> 信息详情
全文搜索:
【PDF全文阅读】

昨日,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世经政研究所前所长余永定博士再次接受了新浪财经的采访,这里转发如下。

 

2020年宏观经济形势和政策的几点思考

 

| 余永定

 

由于缺乏必要的可靠数据,文中关于GDP、固定资产投资和基础设施投资等变量增速等判断在很大程度上是建立在假设基础之上的。本文的量化判断不应视为是对相关变量的预测。

2019年末至今中国经济形势的三个阶段

2020123日武汉封城,中国经济遭遇前所未有的新冠肺病毒冲击。2020412日武汉解封,中国经济开始恢复增长。回顾自去年年底以来中国经济增长的历程,探讨在过去半年多以来,政府的诸多政策调整、学界的各种政策建议,有助于我们更好理解2020年政府工作报告,提出有价值的政策建议。

为此,我们首先需要有一个宏观经济框架(图1),借助总供给、总需求曲线的移动和变形,来分析自2019年第四季度以来中国经济增长及宏观经济政策的阶段性特点。中国经济从去年年底到现在大致可分成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即疫情爆发之前的阶段。当时学界激烈辩论的问题是,中国是否应该“保6%”。部分学者的观点是,中国的潜在经济增速不低于6%。中国不应该听任经济增长速度继续下滑。用总供给和总需求模型来描述就是,中国的潜在产出水平是yf,但实际产出水平是由总需求曲线D0和总供给曲线S0交点所决定的y0;有效需求不足量为yf-y0。因而,这派学者的政策主张是,应该通过扩张性财政、货币政策,使总需求曲线D0上移到D1。而S0D1交点对应于的实际产出水平等于潜在产出水平。

第二阶段,抗疫纾困阶段。随着武汉封城,中国经济进入抗疫纾困阶段。这个阶段的特征是供给冲击。总供给曲线左移,且由于价格弹性急剧减少,总供给曲线几乎变成一条垂线S1。其含义是:无论价格如何提高,由于产业链中断、生产中断,无论发生什么,产出水平也难以增加。此时产出水平下降到y1,物价水平上升到 p1。为了简化分析,这里总需求曲线依然是D0。其实,需求冲击也是严重的,但同供给冲击相比是次要的,在很大程度上是供给冲击的结果。在这个阶段,政府政策目标是使疫情过后,S1能够回到S0,而不形成永久性损害(企业倒闭)。在这个阶段,即便采取扩张性的宏观经济政策,产出水平也不可能有明显增加。也就是说,即便总需求曲线D0移动到D1,产出也只能有少量增长--y1-y1)。

第三阶段,疫情基本得到控制,经济开始恢复增长。在此阶段,总供给曲线右移,且形状也大致恢复到疫情爆发前的形状。由于疫情,有些企业已经倒闭,有些企业由于结构性变化,已不适应新市场,永远不会有订单了。在此阶段的总供给曲线是S2。对应于新的供给曲线,扩张性宏观经济政策,使总需求上移到D2。我们假设,S2D2曲线的交点所对应的产出水平是新的潜在产出水平y2。应该看到,由于疫情的破坏作用,潜在产出水平可能低于疫情爆发前的水平。需要强调的是:虽然D2曲线位处D1曲线之下,但因总需求的内生部分(如由于收入预期不佳,居民消费需求减少)受到疫情冲击,D2可能意味着更具有扩张性的宏观经济政策。

总之,在抗疫期间,我们的政策目标主要是保全生产能力,尽可能不让企业倒闭,尽可能让工人在恢复生产的同时能马上上岗。如果疫情期间很多人得了新冠肺炎丧失了工作能力、大批工厂倒闭,我们的潜在供给能力就会受到永久的工作伤害。在抗疫纾困阶段,政府采取的一系列措施,主要是保全总供给能力,以便疫情一旦结束总供给曲线就可以回到S0。在这个阶段,政府成功实现了保全供给能力的政策目标。

由于疫情已经得到控制(希望不会反复),现在宏观经济政策的目标已经从抗疫、纾困转变到如何实行扩张性的财政、货币政策,从而使经济增长恢复到潜在经济增速所决定的水平上。

Copyright(c)2012-2013 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保障实验室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上海网站建设
本站浏览次数:15193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