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实验室快讯 >> 快讯2020年 >> 信息详情
全文搜索:
【PDF全文阅读】

为应对百年不遇的新冠肺炎疫情带来的巨大冲击,2020年《政府工作报告》罕见地没有设定经济增速目标,但却设定了新增就业900万以上和调查失业率6%左右的就业目标,将“保就业”置于“六保”之首,从而形成了一套不同寻常、应对疫情巨大冲击的一条市场化改革的良性循环新路子。

郑秉文撰写了3个系列文章,谈谈个人学习《政府工作报告》体会。

第1个文章的标题是《不设经济增速目标实际上‘隐含’着增长目标》,认为在三种不同城镇就业增长率和三种不同就业弹性的假定下,新增就业900万的政策目标“隐含”着增长目标,其对应的合理区间为2.4%和3.9%之间,增长率最佳值在3.6%附近。

第2个文章的题目是《‘保就业’的三大举措及其政策目标与政策重点》。文章对规模性资金投入、减税降费和帮扶六个特殊群体这三项新政进行了详尽分析,认为完成新增就业900万的关键是提高就业弹性,规模性资金和减税降费应该精准滴灌,有的放矢,有效投入,以期最大限度地提高就业弹性;同时,为疫情期间受到影响较大的六个特殊群体实施帮扶以维持社会需求规模。

第3个文章是《‘6亿人每个月的收入也就1000元’的分布及其特征是什么?》。文章对“6亿人每个月的收入也就1000元”的空间分布和主要特征进行了深入探讨,认为我国仍处于并将长期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基本国情没有变,《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到的“合理设定流动摊贩经营场所”的寓意非常深远,其本质是对经济管制的“松绑”,是近期内低收入群体实施自救和拓宽收入来源的一个重要手段。

今天发表的是系列文章的第3篇。 

 

6亿人每个月的收入也就1000元”的分布及其

特征是什么?

——学习《政府工作报告》体会之二

 

郑秉文

全国政协委员

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主任

 

2020528日,十三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闭幕后,当天下午,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人民大会堂出席记者会,在回答人民日报社记者的提问“受疫情的影响很多家庭收入都有所下降,甚至一些人还面临着返贫”时,总理开篇说到:“中国是一个人口众多的发展中国家,我们人均年收入是3万元人民币,但是有6亿人每个月的收入也就1000元,1000元在一个中等城市可能租房都困难,现在又碰到疫情,疫情过后民生为要”。总理的“6亿人每个月的收入也就1000”这句话在此后半个多月里持续成为媒体报道的热点,不断有文章出现在网络上,从不同角度理解和探讨6亿人每月收入1000元的真实性及其数据来源。2020615日,国家统计局官网以新闻发言人回答媒体关注问题的方式首次对这个热议话题进行了权威解读:根据《中国统计年鉴2019》和《中国统计摘要2019》,全国家庭户样本可以分为五个等份,分别是低收入组、中间偏下收入组、中间收入组、中间偏上收入组、高收入组,每等份各占20%。其中,低收入组和中间偏下收入组户数占全部户数比重为40%,这两组户数对应的人口为6.1亿人,年人均收入为11485元,月人均收入近1000元。其中,低收入组户月人均收入低于1000元,中间偏下收入组户月人均收入高于1000元。

(一)“6亿人每个月的收入也就1000元”的数据溯源

据此可推算出,在全国4.53亿个家庭户中,40%的家庭对应的是6.1亿人,即平均每家庭户约有常住人口3.37人。因为6亿人每月收入1000元的家庭户主要分布在农村,每对夫妇至少有两个孩子,考虑到留守儿童的因素,每个家庭户约有常住人口3.37人是完全符合实际的。

接下来,笔者换一个角度,根据官方统计数据,分析一下这6亿人的空间分布状况。

根据记者会的具体语境,总理说的“6亿人每个月的收入也就1000”所表达的含义主要是指现金收入,并且是指1000元左右。笔者认为,总理说的1000元主要是指“现金可支配收入”,应该在“可支配收入”中应剔除“实物收入”,只统计“现金收入”。根据官方的统计口径,在“现金可支配收入”中,它的来源由4个部分构成:工资性收入、经营净收入、财产净收入、转移净收入。前三项容易理解,第四项“转移净收入”是指来自社会保障制度的政策性补偿和赔偿等,例如,养老金、医疗费报销、社会救济和补助、救灾款、政策性生产补贴和生活补贴、经常性捐赠和赔偿以及本住户非常住成员寄回带回的收入等等。因此,本文使用的“现金可支配收入”将剔除“转移净收入”。此外,笔者认为,在记者会的问答中说到“6亿人每个月的收入也就1000”,在这个场合里,1000元不可能是一个明确的上下限,也不是严格的学术表达,而应指一个区间,也可能包括1100元,甚至在口语中也可包括1200元。为此,笔者将不包括转移净收入的月人均现金可支配收入1150元以下设定为统计区间。根据31个省份统计局官网公布的各省2019年年鉴,在逐一剔除“转移净收入”之后,把剔除“转移净收入”的月人均“现金可支配收入”低于1150(以下将其近似称为“1000元”)的城镇和农村居民逐省“筛选”出来予以汇总。

 

3  全国31省份月人均现金可支配收入(剔除“转移净收入”后)1千元的

城镇和农村居民分布(万人)

省份

城镇居民

农村居民

城乡估算人口合计

总人口

占总人口比例(%

不含转移净收入的月人均现金可支配收入约1000元的人口

不含转移净收入的月人均现金可支配收入(元)

不含转移净收入的月人均现金可支配收入约1000元的人口

不含转移净收入的月人均现金可支配收入(元)

有五等份统计的

广西

4951

840

19621+2+3+4

1111

2456

4926

49.9

四川

8721

765

31831+2+3+4

1142

4056

8341

48.6

贵州

3421

583

15111+2+3+4

809

1853

3600

51.5

西藏

211

621

1901+2+3+4

1041

211

344

61.3

甘肃

2521

643

11031+2+3+4

774

1355

2637

51.4

新疆

3621+2*

855

9771+2+3+4

785

1339

2487

53.8

没有五等份统计的

内蒙古

-

-

945

932

945

2534

37.3

重庆

-

-

1070

930

1070

3102

34.5

云南

-

-

2521

727

2521

4830

52.2

陕西

-

-

1618

756

1618

3864

41.9

青海

-

-

275

702

275

603

45.6

宁夏

-

-

283

790

283

688

41.1

西部12省合计

2344

-

15638

-

17982

37956

47.4

有五等份统计的

山西

4341

983

12371+2+3+4

1077

1671

3718

44.9

安徽

6921

734

2865 **

945

3557

6324

56.2

江西

5211

833

16351+2+3+4

1125

2156

4648

46.4

河南

9931

871

37101+2+3+4

1119

4704

9605

49.0

湖北

7141

674

1439 ***

1013

2153

5917

36.4

湖南

7731

948

18201+2+3

896

2593

6899

37.6

中部6省合计

4127

-

12707

-

16834

37111

45.4

有五等份

辽宁

5941

937

1391 **

990

1985

4359

45.5

没有五等份

吉林

-

-

1148

928

1148

2704

42.5

黑龙江

-

-

1505

932

1505

3773

39.9

东北3省合计

594

-

4044

-

4638

10836

42.8

有五等份统计的

北京

-****

-

0

2154

0

河北

8271

915

2580 ***

1148

3407

7519

45.3

江苏

11211

1127

9791+2

837

2100

8051

26.1

福建

5191

1083

8081+2+3

1116

1327

3941

33.7

广东

    2269万人(1****

766

2269

11346

20.0

海南

1101

672

3061+2+3+4

1112

416

934

44.5

没有五等份统计的

天津

-

-

-

-

-

1560

-

上海

-

-

-

-

-

2424

-

浙江

-

-

-

-

-

5737

-

山东

-

-

3900

1100

3900

10047

38.8

东部10省合计

2577(无广东)

-

8572(无广东)

-

13419(含广东)

53713

25.2

31省合计*****

9642(无广东)

-

40961(无广东)

-

52872(含广东)

139616

37.9

资料来源:以上数据均引自各省份“2019年统计年鉴”,见各省份统计局官网(河北省数据为2017年)。

1:现金可支配收入按五等份分组,1组为低收入组,2组为中等偏下组,3组为中等收入组,4组为中等偏上组,5组为高收入组。表中“(1+2)”意指低收入组加上中等偏下收入组,以此类推。

2:表格中“-”指该地区不符合“剔除转移净收入的月人均现金可支配收入小于1150元”的条件。

3:各省份的统计方法存在明显不一致,这里对表中部分省份数据予以说明:“*”指新疆的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按七等份统计,农村是五等份。“**”指安徽、辽宁的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没有五等份统计,城镇居民为五等份统计。“***”指湖北、河北的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是按不同收入区间统计的,不是按五等份。其中,湖北不含转移净收入的月人均现金可支配收入在1013元以下的,占比61.3%;河北不含转移净收入的月人均现金可支配收入在1148元以下的,占比76.3%。“****”指北京、广东是按城乡全体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五等份进行统计。“*****”指31省合计人口为各省人口数据加总,由于河北省使用的是2017年数据等原因,该合计人口与2018年全国总人口数据不一致。

4:估算不含转移净收入的月人均现金可支配收入的方法为:根据《中国统计年鉴2019》数据,计算出剔除掉“转移净收入”后的居民月人均现金可支配收入占人均现金可支配收入的比重,即 (现金可支配收入-转移净收入)÷现金可支配收入,再根据各省数据用该比重计算出各省不含转移净收入的月人均现金可支配收入。其中:剔除“转移净收入”后的全国居民人均现金可支配收入占全国居民人均现金可支配收入的比重=(26291-4787)÷26291=81.8%(北京和广东);剔除“转移净收入”后的全国城镇居民人均现金可支配收入占全国城镇居民人均现金可支配收入的比重=(36316-6526)÷36316=82.0%;剔除“转移净收入”后的全国农村居民人均现金可支配收入占全国农村居民人均现金可支配收入的比重=(13913-2640)÷13913=81.0%

 

(二)“6亿人每个月的收入也就1000元”的三个主要特征

通过上述数据处理和最终整理,我国月人均现金可支配收入1000元左右的人数分布具有如下几个特征:

第一,剔除转移净收入后的月人均现金可支配收入低于1000元的城乡居民据不完全统计为5.29亿,外推之后为6.03亿。从表3可看出,由于没有按五等份收入进行统计,有14个省份(包括2个省份是按不同收入区间统计)的城镇居民和4个省份的农村居民没有纳入测算之中,在这个条件下,城镇居民剔除转移净收入后的月人均现金可支配收入低于1000元的人数是9642万(不含广东),农村居民是4.10亿(不含广东),城乡合计是5.29亿人(含广东2269万人)。现在我们可对城镇和农村居民由于统计口径不一致导致的“数据缺失”用外推法得出近似值:首先,我们外推城镇的。表3没有纳入的这14个省份的城镇人口是3.2亿。在现有全部17个按五等份收入划分的省份中,其低收入户组均低于1000元。以此外推下去,假定这14个省份只有低收入户组低于1000元,其人数将达6400万人,加上现有城镇9642万(不含广东),合计将达16042万人。其次,再看农村居民的情况。表3显示,只有上海、天津和浙江由于没有五等份收入统计而无法纳入进来,因为他们的农村居民剔除转移净收入后的月人均现金可支配收入水平大大高于1000元。这3省份农村居民合计2626万人。表3还显示,在同为东部发达地区的江苏和福建,前者剔除转移净收入后的现金可支配收入低于1000元的有低收入户组、中等偏下收入户组,后者低于这个标准的有低收入户组、中等偏下收入户组和中等收入户组。据此外推,假定这3省份农村居民只有低收入户组和中等偏下收入户组低于1000元,得出的对应人数为1050万,加上现有的40961万(无广东),得出全国农村居民(不含广东)低于1000元的数量将是42011万。最后,我们看全国城乡合计结果:城镇16042+农村42011+广东2269=60322万。就是说,在表3数据缺失情况下,全国城乡居民剔除转移净收入后的月人均现金可支配收入低于1000元的人数是5.29亿;经过外推之后得出的近似值是,全国低于1000元的人数将达6.03亿。这个人数就是总理说的6亿人,并且与国家统计局公布的6.1亿人也十分接近。
Copyright(c)2012-2013 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保障实验室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上海网站建设
本站浏览次数:16142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