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实验室快讯 >> 快讯2020年 >> 信息详情
全文搜索:
【PDF全文阅读】

日前,“第十五届21世纪亚洲金融年会”在京举办,会议主题为“洞见未来 变革中的保险业”,会上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社科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主任郑秉文对我国养老保险第三支柱建设、发展现状以及未来我国养老保险制度的发展陈述了自己的看法,下面是媒体报道:

 

郑秉文:第三支柱建设要尽快将银行理财、公募基金

及保险整合起来


 

20201110-11日,由南方财经全媒体集团、21世纪经济报道主办的第十五届21世纪亚洲金融年会在北京四季酒店举行。1110日下午举行的是21世纪亚洲保险年会主论坛,主题为洞见未来 变革中的保险业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社科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主任郑秉文在该场论坛多层次养老保障体系 护航未来银色梦圆桌对话环节针对我国的养老第三支柱建设提出了两大建议:第一,第三支柱建设得好与坏,很大程度上建立在第二支柱的基础之上,现在大力建设第三支柱容易把第二支柱忘了,十四五期间要大力发展第二支柱,比如,第二支柱要尽快引入自动加入制度。据我们中心同事的研究,美国第三支柱账户余额的绝大部分来自第二支柱的转移;第二,第三支柱建设中的一个问题是应该尽快做好顶层设计,包括保险行业、公募基金和银行理财这三个领域的养老金产品协调和整合起来,做到税优政策的承受主体是账户持有人而不是产品或行业,因此,在十四五开局之年,应该把第三支柱的制度设计提高到一个崭新的高度,这是发展第三支柱的关键。

对于第三支柱目前的发展现状,郑秉文指出,我国的第三支柱建设起步于2018年,当年51日开始从保险业进行试点,实行税延型商业养老保险,当时,基金行业也动了起来,但始终没有实施税优政策。目前来看,三支柱中,第一支柱覆盖的人数最多,基金余额也最大,第二支柱覆盖人数只有3400万人,基金积累2万多亿元,第三支柱税延商业养老保险参与的人数仍然非常少,没有达到预期效果。银行理财产品也没有纳入进来。

针对第三支柱发展缓慢的原因是综合性的,郑秉文指出,其中,最大的原因是税制环境不适应,只有纳税人在扣除时需要通过所在单位的HR进行操作,需要单位的配合,手续繁杂。从就业环境上来看,对于约1亿多自由职业者而言,他们不是纳税人,很难享受到税收优惠制度。

其次,该产品设计较为复杂,优惠力度也不够大,退休领取时个税比例显得有点高。另外还有一个原因,三支柱建设之间应该相互配合,第二、第三支柱之间没有打通。此外,凡是第二、三支柱发展得较好的国家,其第一支柱替代率都不高,第一支柱需要让渡一些空间。就是说,三支柱要有个顶层设计,相互配合。

郑秉文表示,目标是明确的,但是行动很重要,必须要有方案和顶层设计,十九届五中全会关于十四五和2035远景目标中提出了一个很重要的概念,就是积极实施应对人口老龄化国家战略。去年12月,中共中央和国务院发布了应对人口老龄化中长期规划,提出夯实应对老龄化的社会财富储备,因此,中央的文件一个接一个,建立养老金第二支柱、第三支柱是非常迫切的,十四五开局很重要,并且现在距离2035只有15年,对于建立多层次养老金制度而言要提前进行布局,所以起步和朝哪个方向走非常重要。” 

他进而指出,要想夯实应对人口老龄化的社会财富储备,就必须要多支柱建设,意味着要大力发展第二支柱、第三支柱,这是夯实、积累应对人口老龄化社会财富储备的关键,第一支柱对包括中国在内的绝大部分国家来说基本都是现收现付的,因此,应对人口老龄化的养老基金储备必须发展第三支柱和第二支柱,就是说,第三支柱和第二支柱是承载大规模养老基金储备的载体,这是大部分发达国家的通行做法。 

郑秉文还谈到了关于养老金收支问题的观点。他表示,由于疫情的原因,为了保民生保就业,中央在2020年对社会保险费实施减免缓,预计到今年底时,基本养老保险的收入要大大低于养老保险的支出,也就是说,养老基金的余额将从去年年底的5.4万亿,将要降到4万亿以下,这是建立养老金制度以来首次出现支出远远大于收入的情况。 

郑秉文由此提出了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即为什么一遇到经济下行波动的时候都必须减。关于社会保险制度,十八届三中全会曾提出坚持精算平衡原则,但是在连续5年降费之后,现在很难做到平衡,一方面养老金给付标准和支出水平连续上涨,另一面连续5年降费减收。这个问题应该直面解决。 

对于我国未来养老保险制度的发展,郑秉文指出,展望2035甚至2050,中国的养老金制度不仅应是一个社会安全网,它也应成为一个生产要素即养老基金应成为资本市场的一个锚,成为这个国家长期投资资金的重要来源,因此,十四五布局很重要。
Copyright(c)2012-2013 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保障实验室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上海网站建设
本站浏览次数:21202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