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实验室快讯 >> 快讯2021年 >> 信息详情
全文搜索:
【PDF全文阅读】
  在今年的两会上,养老金收支问题依然是热点议题。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社科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主任郑秉文在出席全国政协第十三届四次会议期间,就相关议题接受媒体专访,访谈全文如下:

 

郑秉文:人口老龄化趋势下养老金收不抵支是必然,应发展资产型养老金

 

17.3%17.9%18.1%,我国老年人口占全国总人口比重不断上升。社会老龄化正在加剧,带来了一系列问题,其中关注度较高就是养老金收支。

由于领取养老金人群规模逐步扩大,近年来收不抵支的地区越来越多,养老金制度改革迫在眉睫。

政府工作报告提出,“十四五”时期要健全多层次社会保障体系,基本养老保险参保率提高到95%

怎么提高?

在每经头条特别推出的“奋斗中国·两会高见”栏目中,我国社保领域资深专家、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社科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主任郑秉文表达了他的意见。

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以下简称NBD)记者专访时,他建议,可参照住房公积金的制度设计,把个人账户扩大,企业缴费比例不变,但将其一分为二,一半给个人账户,一半给统筹账户。“这个办法既兼顾了制度的社会统筹再分配功能,同时又增加了激励性。”

2036年左右养老金累计结余将耗尽

NBD:随着我国社会老龄化不断加剧,养老金制度成了大家最关心的话题之一,目前我国养老金制度面临哪些问题?

郑秉文:人口老龄化对我国各个方面都将产生深刻、重大影响。我国养老金体系总体看是现收现付制占主导地位,下一代人要承受很大压力。在目前这种制度框架下,老龄化会导致劳动就业人口越来越少,而退休人口越来越多。

根据联合国预测,2020年我国劳动就业人口占总人口66.7%,到2050年快速下降到51.2%,而老年人占总人口比例将从201918.1%快速提高到34.6%,高于美、英等发达国家。

面对人口老龄化,我国养老金出现收不抵支是必然趋势。《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建议〉学习辅导百问》指出,在现行制度框架下,全国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基金预计到2029年当期将出现收不抵支,到2036年左右累计结余将告耗尽。

根据我中心出版的《中国养老金精算报告》,缺口将逐年扩大。例如,2040年是3.8万亿元,2050年将高达11.3万亿元,20352050年各年收支缺口当期值简单加总竟高达87万亿元,即使使用经合组织规定的2%贴现率贴现到2019年也高达52万亿元。

换言之,2019年我国养老金支出占GDP5%,到2050年将高达8.9%,届时将高于美国、英国等十几个国家,必将为财政和国民经济带来沉重负担。

上述预测显示,老龄化是我国本世纪的“百年之虑”,而夯实养老金制度是百年大计。

中央高度重视养老金制度改革。2019年底发布的《国家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中长期规划》提出,夯实应对人口老龄化的社会财富储备。中共中央政治局226日下午就完善覆盖全民的社会保障体系进行第二十八次集体学习。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在主持学习时强调,要加快发展多层次、多支柱养老保险体系,更好满足人民群众多样化需求。习近平指出,要增强风险意识,研判未来我国人口老龄化、人均预期寿命提升、受教育年限增加、劳动力结构变化等发展趋势,提高工作预见性和主动性。

归纳起来,我理解,这些文件和讲话的核心思想就是夯实养老金资产,即从负债型向资产型养老金过渡。

建立资产型养老金体系

NBD:为什么要强调发展资产型养老金?

郑秉文:根据“艾伦条件”,社会平均工资与人口增长率之和(即生物收益率)大于利率时,养老金采取现收现付制更有效率,反之则应采取基金积累制。1979~2011年生物收益率高达14.6%2012~2020年降至10.5%,但仍远远高于利率。

据我中心预测,从“十四五”开始,生物收益率逐渐下降,2021~2035年为5.6%2035~2050年为3.6%,说明“十四五”期末有可能迎来人口峰值和负增长,建立资产型养老金体系的条件将逐渐成熟。养老金人口红利的消失,应由资本红利递补。

资本红利创造奇迹不乏国际案例:加拿大抓住历史机遇于1997年改革,根据其精算报告,从2025年到2100年养老金将连年收不抵支,但其庞大资产带来的投资收益使其收支连年盈余,到2100年基金规模将翻一番。

NBD:如何判断一个养老金制度是否是资产型?

郑秉文:以美国为例,2019年美国养老保险中第二、三支柱(401k等企业补充养老保险、个人退休账户IRA)资产达到32万亿美元,美国的GDP总值才21万亿美元,也就是说第二、三支柱相当于GDP152%

再来看我国情况,我国第二、三支柱资产占GDP比重才2.5%。第二、三支柱发展不起来,退休收入就得完全依靠第一支柱(基本养老保险)。这样第一支柱负担就很大,负担一大缴费率就得高,缴费率高就没法腾出空间让渡给第二、三支柱,这样就会形成恶性循环。

我们在评价养老金制度的时候,主要还是看第二、三支柱的发展情况。比如,当我们用家庭财富净值这个指标来衡量的时候,它分为房产、动产、金融资产、养老金资产四类。第四类养老金资产,按照国际惯例,只包括第二、三支柱,第一支柱不包括在内。

第一支柱对家庭来说,不可能形成财富。因为交了一辈子钱,获得的是一个退休之后领取养老金的权利,而不是养老金资产。权利和资产的区别在于,在退休后,个人一旦去世,领取养老金的权利也相应消失,但是资产却还存在,可以继承、遗赠。

按照家庭财富净值这个指标,中国城镇居民的养老金资产在家庭财富净值中仅占0.3%,如果加上农村来平均,就更低了。而我们的房产却占了60%,动产、金融资产分别占20%左右。而发达国家房产、动产、金融资产、养老金资产占比分别为30%10%30%30%,英国甚至个人养老金资产超过了家庭财富净值的40%,美国也超过了25%

Copyright(c)2012-2013 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保障实验室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上海网站建设
本站浏览次数:19204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