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实验室快讯 >> 快讯2021年 >> 信息详情
全文搜索:
【PDF全文阅读】

日前,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提出推动放开灵活就业人员在就业地参加社保的户籍限制。对于灵活就业人员失业保障制度应如何构建?灵活就业人员失业保障情况如何?仍面临哪些问题?就这些问题,记者采访了中国社科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执行研究员、中国社科院社会发展战略研究院副研究员张盈华。访谈原文刊登在《中国劳动保障报》(622日第三版),这里转发如下:


探索灵活就业人员失业保障制度

——访中国社科院社会发展战略研究院副研究员张盈华



灵活就业人员失业保障仍是失业保险制度的主要空白点

记者:可否简述一下我国灵活就业人员失业保障政策演进和实施情况?

张盈华:我国失业保险制度经历了从消极保障向积极保障的发展过程,逐步建成了“保障生活、预防失业、促进就业”三位一体的失业保险体系。但是,灵活就业人员因参保率低,很多人无法享受促进就业和预防失业等的政策待遇。

2020年421日国务院常务会上,李克强总理明确要求“进行帮扶保障‘扩围’”“将失业保险保障范围扩大至城乡所有参保失业人员,将去年1月以来参保不足1年的失业农民工阶段性纳入保障范围”,这意味着疫情期间失业保险制度突破了《失业保险条例》,临时性地将参保未满1年的失业人员纳入保障范围,采取失业补助金的方式提供最基本的保障。

2020年实施的一系列失业保险“新政”,在对抗新冠疫情带来的就业压力起到了积极作用,其中,失业补助金制度大大拓宽了失业保险的保障范围。从调研情况来看,一些地方领取失业补助金的人数大大超过了领取失业保险金人数,其中不乏就业不稳定的农民工和灵活就业人员。

但是,灵活就业人员失业保障仍是失业保险制度的主要空白点和完善失业保险制度的重要突破口。十九届五中全会提出“完善灵活就业人员社保制度”,《失业保险条例》修订工作仍在推进,国家多项文件助推保障灵活就业,这些给完善灵活就业人员失业保障制度提供了历史机遇。面对人数规模日益庞大的灵活就业群体,要通过制度创新,将现行制度无法覆盖的就业人员纳入到失业保险体系。针对灵活就业特征突出的重点群体,分类施策,为至少2亿灵活就业者敞开失业保险参保大门,参保后还可享受预防失业、促进就业等政策保障。

记者:对于合同制农民工无法享受失业保险待遇的问题,您有哪些建议?

张盈华:面向合同制农民工,建议放宽最低参保年限要求及失业保险待遇资格条件。

目前,农民工的失业保险受益率大大低于全部参保人员的受益率,说明当前失业保险制度不能完全适应农民工工作的灵活性,造成“双低”,一是农民工参保率低,二是参保农民工受益率低。《失业保险条例》要求领取失业保险金必须同时满足三个条件,即最低缴费1年、非本人意愿离职、完成失业登记。从实践中看,农民工要得到失业保障还面临两个困难:一是最低参保时间,目前规定是1年,但除了签订固定期限合同之外,1亿多名农民工没有任何劳动合同,被暴露在失业保障之外;二是由于工作流动性大,许多非熟练农民工需要不断更换和寻找工作,有的会做几份工,一旦失业,工作收入来源切断,在城市的生活会陷入窘迫,这些人最需要失业保障,但往往很难拿出“非本人意愿离职”的证明。

对于第一个困难,建议借鉴法国等国家做法,缩短灵活就业人员领取失业保险金的最低缴费时间,甚至可以用小时数计算,例如将最低缴费时间缩短至6个月或者1200小时,具体时长可根据测算结果调整。这种用更小单位计算缴费时长的方法,更符合灵活就业的特征。

对于第二个困难,可以继续沿用新冠疫情期间的失业保险“新政”,通过社会保险公共信息平台比对参保缴费信息,一旦养老保险或者医疗保险中止缴费则可视为“失业”,一旦继续缴费则可视为“重新就业”,之间的时间间隔可视作是失业期,计算并发放相应的失业保险待遇。

Copyright(c)2012-2013 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保障实验室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上海网站建设
本站浏览次数:21203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