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实验室快讯 >> 快讯2021年 >> 信息详情
全文搜索:
【PDF全文阅读】

810日,国家医保局、财政部发布了《关于建立医疗保障待遇清单制度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并附国家医疗保障待遇清单(2020年版)。《中国经济时报》就此采访了中国社科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主任郑秉文,分为不同部分刊发在2021819日第3版上,下面将这些内容集中起来统一发表如下。

 

医疗保障待遇清单划清政府和市场边界

 

备受关注的医疗保障待遇清单制度经过两年多时间的酝酿,810日,国家医保局、财政部发布了《关于建立医疗保障待遇清单制度的意见》(下称《意见》),并附国家医疗保障待遇清单(2020年版)。《意见》的出台,标志着关系到我国13.6亿参保人切身利益的医保待遇清单制度迈出了关键一步,这也是国家基本公共服务民生支出清单管理改革的试点。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社科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主任郑秉文在接受中国经济时报社记者采访时说,今年是“十四五”开局的第一年,国家发布该《意见》,意义很深远。《意见》亮点颇多,明确了我国医疗保险制度由基本医疗保险制度、补充医疗保险制度、医疗救助制度三部分组成,体现了民生保障领域的公平性和普惠性,同时确定了基金的可持续和规范化管理,并将对与清单不相符的政策措施进行3年的清理规范期。《意见》对提高医保统筹水平,缩小地区和人群之间的待遇差距,实现医疗保障制度的公平性和可持续发展,从深层次分析,主要有五方面意义。《意见》明确划分权责的边界,其出台的重要价值和意义在于促进医保制度的公平性和可持续性,同时也给未来发展留出了空间。

这份《意见》早在20197月就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经过2年多时间的酝酿,于本月正式公布。

第一,我们建立社保制度的基本原则是尽力而为,量力而行。医保制度的待遇水平既不能超越我们的历史发展阶段和消费水平,但同时又不能不到位。越位和不到位,都不利于调动各个生产要素的积极性,也不容易满足老百姓的需求,甚至会起到相反的作用,会遭到一些抱怨。所以,用政策的形式对医疗保障待遇清单作出界定,有利于规范基本医疗保障制度的边界。有了政策保障,才能够做到尽力而为、量力而行。

第二,我们的医疗保险制度的统筹层次还很低,现在是以市级为主,社会保险法提出以省级统筹制度的目标尚未实现。由于有的地方对此认识不一致,有的地方超出目前待遇的政策界定范围,有的地方在执行上可能还不到位,因此,出现参差不齐的现象。这样将会导致地方之间的攀比加剧,不利于地区间统筹协调。实施医保待遇清单制度,建立一个全国范围内比较统一的待遇水平和政策,就可以理清边界,让各个统筹单位有据可依,遵照这些基本政策执行。

第三,我国正面临严峻的老龄化问题,老龄化的一个重要方面意味着老年人医疗保障的支出比重就越大,这也意味着医保基金的压力在加剧,可持续性将面临严峻的挑战。现在出台《意见》,有利于及时提高医保制度的财务可持续性。

第四,这对发展多层次医疗保障体系起到促进作用。它规定的是我们基本医疗保险制度的支付边界,相当于规定了基本医疗保障制度的主办人是国家,清晰界定了国家在医疗保障制度中的边界。国家的边界清晰了,就意味着市场的边界也清晰了,这也给商业保险带来很好的预期。形成让制度更具活力,供给更加多样性、多元化的局面。

第五,最重要的一点,待遇清单制度的发布,可以降低老百姓医疗的自费比例。因为,医疗费用已经成为老百姓生活当中的一座大山,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依然存在,甚至影响了我们人口均衡发展这样一个趋势。

“要想降低百姓看病的成本,那么,医疗保障清单制度非常重要,它清晰界定了医保支付边界,我们的商业保险就会大踏步地前进。”郑秉文表示,目前来看,如果仅靠国家筹资这一块,压力非常大。只有国家筹资、市场筹资、个人筹资这三块并驾齐驱,这样才有可能降低老百姓看病贵的负担。

此次《意见》对下一步做好3年衔接过渡的监管责任也提出了要求。《意见》提出,建立健全适应清单制度运行需要的中央对省级和省级对统筹地区的追责问责机制、奖励惩处办法等,对执行不坚决、不彻底、不到位的,督促纠正,追责问责。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社科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主任郑秉文对本报记者说,下一步推进的难点有以下方面。首先,认识上存在偏差。这种偏差或导致在执行上参差不齐。所以,需要提高认识,要认识到国家立法的严肃性。其次,在制度建设上要加快脚步。各地待遇水平的差异性,根源在于统筹层次太低,提高统筹层次是解决这个问题的制度性手段。

郑秉文认为,福利是有刚性的,3年过渡期逐渐清理,最后达到完全严格地执行待遇清单制度,这是符合中国国情的,既要严格执行,但是又不能引起反弹。

“我们应该执行一个统一、公平、公正的制度,这是国家基本医疗保障制度的原则,纠正的时候应该留出一些过渡期。”郑秉文说,所以,加快制度改革势在必行。“十四五”期间要向省级统筹推进,应尽快实现省级统筹,以防止地方性冲动,遏制地方冲动的根本办法是制度改革。

Copyright(c)2012-2013 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保障实验室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上海网站建设
本站浏览次数:22264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