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实验室快讯 >> 快讯2021年 >> 信息详情
全文搜索:
【PDF全文阅读】

      10月23日,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主任郑秉文应邀参加中国社会科学院大学政府管理学院创办的第二届社会保障管理论坛“职业年金管理与发展”,并在论坛第三单元中做题为“职业年金的三个特征与三个隐患”的主旨演讲,下面为此次演讲的主要内容:


郑秉文:职业年金的三个特征与三个隐患


10月22-23日,由中国社会科学院大学创办的第二届社会保障管理论坛在北京举办,论坛围绕“职业年金与发展”进行交流研讨。论坛邀请到中国社会科学元大学政府管理学院特聘教授、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主任、博士生导师郑秉文教授主持第三单元“主旨演讲”并做演讲,主题为“职业年金的三个特征与三个隐患”。

论坛第三单元由郑秉文教授主持,在对到场来宾表示欢迎后,他代表学院和业内人员对人社部基金监督司前司长陈良先生和中国社会保险学会唐霁松副会长的到来表示感谢,并通过历数近十年中国基本养老保险事业发展变化的重要历史节点,向两位司长在其中做出的贡献致以崇高的敬意。随后,郑秉文教授对与会人员参会表示感谢,对银华基金为管理学院设立“银华奖学金”表示敬意。

郑秉文教授的演讲分为三个部分:一是职业年金的三个特征;二是职业年金的三个隐患;三是对职业年金的三个政策建议。

在这一部分,郑秉文教授着重介绍了职业年金的三个特征,其一是加入方式属于超级自动加入,其二是内部存在小二元结构,其三是单一缴费采取记账的方式。随后郑秉文教授对这三个特征进行了详细的阐释。

首先郑秉文教授点明我国职业年金的加入方式属于“超级自动加入”,这是极具中国特色的一种方式。在列举若干发达国家“雇主补充养老保险”常见的加入方式后,他指出我国职业年金虽属于“自动加入”,但实质上不存在退出选择权,因此郑秉文教授认为这属于“超级自动加入”,他还进一步说明“超级自动加入”的产生与我国制度转型密切相关。我国职业年金脱胎于传统机关事业单位中完全来自财政拨款的退休工资,为避免制度转型导致机关事业单位人员退休工资总额的替代率降低,同时模仿企业年金DC型信托制的制度结构,而由此产生这样一种将原退休工资与现代职业年金制度相结合的加入方式,因此职业年金不是机关事业单位人员“选择的结果”,而是“自然的结果”,与基本养老金是不可分割的。

其次,郑秉文教授根据调研情况指出职业年金内部存在“小二元结构”。这种“小二元结构”具体表现为公务员与事业单位之分,公务员可通过全额拨款加入职业年金,但事业单位内则有全额拨款与非全额拨款及编内与编外之分,全额拨款的编内人员可加入职业年金,而非全额拨款、差额拨款、零拨款的编外人员则加入企业年金。两种年金制度并不相同,企业年金需要经费自筹,单位缴费需实缴,其利率是真实投资收益率,而职业年金缴费则来自财政拨款,采用记账式,利率是公布利率,因此编外人员或非全额拨款单位人员极可能由于筹资困难而基本与年金无缘。郑秉文教授还指出,这种“小二元结构”在医院最为明显,在560万公立医院人员中,55%编内人员参加职业年金,其余45%的编外人员则参加企业年金,这使得在医院中会形成明显的二元结构,并出现身份排斥和年金歧视的问题。

第三个也是最明显的一个特征,是职业年金的单位缴费采取记账方式,每年按照国家统一公布的记账利率计算利息;个人缴费实行实账积累。二者缴费比例分别是单位缴纳比例为本单位工资总额的8%,个人缴费比例为本人缴费工资的4%

二、职业年金的三个隐患

在这一部分,郑秉文教授详细阐释了职业年金目前存在的三个隐患,他指出:

第一个隐患是“小二元结构”有可能导致身份固化,从而影响向上流动通道。 在加入职业年金时存在的“身份排斥”会导致“年金歧视”的出现,这种歧视进而会导致“身份固化”,固化的身份会造成人员流动的障碍,因此“小二元结构”不利于畅通向上通道。郑秉文教授还进一步列举了“小二元结构”影响“向上通道不畅”的几个表现:如,不利于非同级财政全额供款单位之间的流动、不利于由财政全额供款单位里流动到非财政全额供款单位、不利于由机关事业单位流动到企业。

第二个隐患则是“单位缴费记账”有可能导致未来巨大的财政负担。郑秉文教授已在《中国养老金发展报告2014——向名义账户制度》一书中进行了详尽的论述,他介绍道通过对两省是否做实缴费进行对比预测,发现二者在不同收益率时人均账户规模都存在较大差距。他指出采取记账方式的初衷虽是减少财政负担,但测算显示在记账利率为5%的情况下,其减负效果呈现逐渐降低的趋势。此外,这也将引发第三个隐患,即由于未来地方财政压力过大而可能导致职业年金单位缴费部分从DC型蜕化成DB型,对退休人员利益造成损失。

三、政策建议

郑秉文教授针对上述职业年金特征及隐患,提出了三点建议。一是建议将单位缴费虚账改为实账,二是做实单位缴费后让编外人员从企业年金制度回归到职业年金制度来;而对于没有能力建立企业年金的编外人员则由财政出资为其建立职业年金,由此彻底消除年金歧视。

(戴茜供稿)

Copyright(c)2012-2013 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保障实验室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上海网站建设
本站浏览次数:28357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