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实验室快讯 >> 快讯2021年 >> 信息详情
全文搜索:
【PDF全文阅读】

日前,《人民政协报》“委员尘访”栏目就我国人口相关问题专访了中国社科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主任郑秉文教授,下面为媒体报道内容:


郑秉文:出生率建国以来最低,人口负增长或提前到来


近期有专家说,中国在近两年可能进入人口负增长,年轻人开始拒绝“内卷”,生育意愿越来越低了。三胎政策已经开放5个多月,民众响应情况如何?我国的人口问题真的已经到了非常严峻的地步吗?“生不起,不想生”,这些问题该如何解决?一尘邀请到了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主任郑秉文做客《委员尘访》,为我们解答我国人口相关问题。


问:郑委员,据《中国统计年鉴2021》披露,2020年全国人口出生率为8.52‰,首次跌破10‰,有专家分析,这应该是新中国成立以来,除了自然灾害那几年,自然增长率最低的,您怎么看待这个数据?

答: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的出生率一直还是较高的,1990年之前一直在千分之20以上,1990年到2000年在千分之15左右。2000年中国开始正式进入老龄化社会,也即从2000年左右,中国的出生率就跌破了千分之15。一直到2019年,都维持在千分之15和千分之10之间波动,但是从2020年开始,首次跌破了千分之10,成为千分之8点,可以说这是改革开放以来最低的。

如果从新中国建立开始算,那么除去自然灾害那几年以外,这是出生率最低的年份。

去年我们的出生人口是1200万,如果2021年出生人口低于1000万的话,就很可能和死亡人口数差不多了,那么中国的一个新的时代——人口负增长的时代就开始了,这可是中国的一件大事。

根据联合国2019年的预测,中国的人口负增长将在20302035年十六五计划规划期间才出现,但是现在很可能要提前到十四五了,也就是说中国的人口负增长的时间点要比联合国的预测整整提前10年。

问:郑委员,现在网上人口生育等话题下,总是有网友评论“生不起”,并表达了生育和教育压力过大等情绪,您觉得这些反应了真实情况吗?三胎政策施行后,目前有出现更好的生育愿望信号吗?

答:三胎政策放开是513日公布的,到现在才几个月。我接触到的周边的青年同事还没有这方面非常积极的反应反馈,因为他们没有看到比较切实的对生育、养育、教育成本的降低,比如房价、养老预期、医疗预期等等,都没有太大的明显的改善。

再比如说我们的教育政策,前几个月释放的重大的“双减”信号,这是我们降低教育成本的一个重要的方面。

问:所以我们国家还是要继续通过三胎政策慢慢地提高这种“人口红利”,我们是不是可以这样理解?

答:我们在朝这个方向努力,在朝这个方向转型。转型也是有阵痛的,甚至这种阵痛还是牵扯到千家万户的。比如我们上千万从业人员的教培行业,他们受到了很大的影响。

我们从报章和网络上可以看到,新东方在裁员,在搞带货直播,这种转型可以说既是阵痛的,也是长期的,我们应该有这种思想准备。

2021年以来,一系列雷厉风行的政策都在迅速落地。一场以反“内卷”为目标的教育培训行业大整顿,让人看到解决教育问题的希望。史上最严楼市调控,也让楼市开始步入横盘调整区间,一尘相信各项政策多管齐下,人口问题一定会得到缓解。


Copyright(c)2012-2013 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保障实验室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上海网站建设
本站浏览次数:27055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