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实验室快讯 >> 快讯2022年 >> 信息详情
全文搜索:
【PDF全文阅读】

4月17日,在2022清华五道口全球金融论坛上,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社科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主任郑秉文发表了《老龄化、储蓄率、养老金》为主题的演讲。下面为媒体报道,附演讲实录。


郑秉文:今年可能人口负增长 现在是建立养老金


最有利窗口期

对于中国人口老龄化现状,郑秉文介绍,2021年我国65岁人口占比超过14%,意味着今年正式进入老龄化(aged),而以前是老龄化中社会(aging),预计到2035年是超级老龄化(super-aged)。

“随着老龄化的加深,对中国经济影响明显,首先就是出生率,去年我国净人口增长才42万,预计今年死亡人数很可能超过出生人数,也就是说今年可能人口负增长,比联合国此前预测的人口负增长提前了十几年,这是一个重要指标。”郑秉文表示。

对于社保的影响方面,郑秉文介绍,人口老龄化将导致抚养比进一步提升,2020年是17%,预计2030年要提高到25%2050年要超过43%,已经超过绝大多数发达国家了,“到那个时候,中国老龄化非常严重,在G7里面只有西班牙、德国、日本几个国家比中国老龄化严重。”

郑秉文进而分析了人口老龄化对储蓄率的影响,其表示,从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开始,我国储蓄率一直在下降,到现在大约下降了七八个百分点,“储蓄率下降表现为其占可支配收入比例逐渐下降,家庭债务攀升,主要表现在房贷、车贷、信用卡三个方面,多家国际机构预测中国家庭债务率非常高。”

“我们现在建立养老金就在最有利的窗口期,我国储蓄率虽然在下降,但是和发达国家比我们还是最高的国家之一。”郑秉文表示,对于中国来说目前首先要建立第三支柱制度,具体走什么路径,是“哑铃型模式”还是“金字塔型模式”。“遗憾的是我们第三支柱养老保险试点不尽如人意,试点近4年,还没有宣布结束,无论是人数还是保费收入,都很小,需要进一步解决这个问题。”

郑秉文指出,养老金一方面有助于繁荣资本市场,为资本市场提供长期资金。一是可以增加长期资金的机构投资者,中国的机构投资者已经有了,有1617年了,但是很多机构投资者没有长期资金,养老金占中国股市的比例比较少,而发达国家平均是20%左右;二是提供长期股权资本,我们国家股权资本只占社会融资总额的5.4%,与发达国家相比低得多,“尤其资管新规出台几年来,我们的长期资本更少了,因为资管新规要求你的前台产品和后端的资产一一对应起来。”

另一方面有助于经济发展,从而对冲老龄化影响。一是可以稳定消费预期、撬动消费;二是“在岸”长期资本有助于市场潜力转化为新的业态;三是有助于技术创新;四是养老金可以作为一种生产要素反哺经济。

“养老金是长期资本,经济增长是土地、资本、劳动三要素都吸取。现在劳动力稀缺、土地稀缺,资金、资本稀缺,长期资本更稀缺。养老金既是民生制度的安排,同时也是一个生产要素,是经济制度的一部分。我们应该发挥它的双重优势,而不应该只发挥它的单重优势,仅仅看成民生。”郑秉文认为。

附演讲实录

郑秉文:谢谢大家。本场论坛的题目是人口老龄化对经济金融的影响,我主要研究的是社保,结合社保对题目进行回应,我的演讲主旨是《老龄化、储蓄率、养老金》。老龄化导致储蓄率下降,储蓄率下降导致投资率下降,投资下降在中国是一件大事,经济增长下降,这就是它的负面影响。我们应该发挥它的正面影响,人口老龄化要大力发展养老金,养老金对金融的影响、经济的影响是很正向的,这就是我今天发言的逻辑关系。

第一个问题,人口老龄化。人口老龄化已经谈了很多,中国老龄化到了什么程度呢?中国的老龄化是非常快的。我这里做一个比较,联合国对老龄化做了一个划分,65岁人口达到7%的时候是年轻的,从7%发展到14%是老龄化中(aging),14%20%的时候老龄化(aged),超过20%是超级老龄化(super-aged)。我国在2000年达到了65岁人口超过了7%,去年我们超过14%,预计到2035年超过20%。也就是说在去年之前,这个词翻译的不太对,去年之前我们是老龄化中社会(aging),今年开始是老龄化(aged),到2035年是超级老龄化(super-aged)。从老龄化中到老龄化,中国用了22年,发达国家用了多少年?法国用了115年,瑞典用了85年,澳大利亚用了73年,美国69年,加拿大65年,日本用了26年。比我们老龄化进程更快的是新加坡、哥伦比亚、巴西,所以中国的老龄化从这些数据来看还是很严重的,记住这个。

Copyright(c)2012-2013 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保障实验室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上海网站建设
本站浏览次数:27813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