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实验室快讯 >> 快讯2022年 >> 信息详情
全文搜索:
【PDF全文阅读】

《关于推动个人养老金发展的意见》发布后引发社会广泛关注。我国第三支柱养老保险应如何发展?灵活就业人员的养老金问题如何解决?延迟退休在我国是否有可行性?如何解决延退引起的老年就业问题?对此,搜狐财经《致知100人》采访了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社科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主任郑秉文教授。下面为媒体报道:


对话郑秉文:我国实施渐进式退休完全可行,应制止事业招聘中的“35岁歧视


近日,国务院办公厅发布了《关于推动个人养老金发展的意见》,个人养老金实行个人账户制度,缴费完全由参加人个人承担,实行完全积累;参加人可以用缴纳的个人养老金在符合规定的金融机构或者其依法合规委托的销售渠道购买金融产品,并承担相应的风险;个人养老金资金账户实行封闭运行,其权益归参加人所有,除另有规定外不得提前支取。

我国第三支柱养老保险应如何发展?灵活就业人员的养老金问题如何解决?延迟退休在我国是否有可行性?如何解决延退引起的老年就业问题?对此,搜狐财经《致知100人》对话了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社科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主任郑秉文。

郑秉文主要研究领域包括:西方经济学,市场失灵(Market Failures),福利国家,社会保障制度比较,社保基金投资和企业年金等。2021年两会期间,提出《关于尽快对养老金投资管理人数量进行扩容的提案》,建议尽快对养老金投资管理人数量进行扩容,简化投资管理人资质的审批程序,不断完善对现有投资管理人的评估,引入更多的市场决定机制因素,完善准入/退出机制。20223月,郑秉文建议推动适老化改造多元化筹资,将适老化改造纳入基层组织工作目标。

针对日本出台鼓励75岁再领养老金这一新政策。郑秉文指出,日本75岁领养老金可缓解养老金压力,但中国有自身国情,中国整体退休年龄与日本相比差距较大,若急于效仿他国政策,容易适得其反,中央渐进式的养老金政策是正确的,能够有效避免反弹。

针对灵活就业人员的养老金问题,郑秉文表示,我国在2亿多灵活就业人员中,只有25%没有覆盖基本养老险,基本养老险的覆盖情况较好。当前问题在于第二和第三支柱,快递人员、平台经济的就业人员,目前无法被制度所覆盖。第三支柱具有分散性、去中心化等特性,其特性较之基本养老保险和第二支柱,具有一定优势。我国应让第三支柱养老保险覆盖所有群体,包括灵活就业群体、非就业群体。因此,我国需要在第三支柱的制度设计上,增加第三支柱的吸引力。

第三支柱是去中心化的分散市场,对其施加行政命令并不可行。郑秉文认为,第三支柱是典型的市场经济,其产品必须要满足多层次老百姓的需求,产品设计要有吸引力,回报率要高,第三支柱未来产品的提供,应具有竞争性和自治性。

郑秉文表示,延迟退休是水涨船高,提高退休年龄,企业也会相应提高录用门槛。提高退休年龄是一个综合政策配套的结果,不仅仅是退休年龄提高,其本身涉及到社会福利制度。他主张,在企业选人时由企业自定标准,政府不要过多行政干预,适当引导是可行的。

以下为《致知100人》对话郑秉文内容精编:

《致知100人》:如何看待日本75岁领养老金这一政策?我国能否效仿?

郑秉文:这个举措肯定对缓解养老金压力会效果非常好,因为我们测算过中国延迟退休,到2050年,对当年养老金支出的减少相当于2050GDP的两个百分点。2050GDP的两个百分点是七、八万亿,如果不延退,养老金支出要35万亿元左右,延退之后要降到28万亿元左右。所以从中国的延退效果来推算日本,日本这个举措是非常好的。

但是中国现在就是从很初级的阶段来进行延退的,因为我们现在平均退休年龄54岁,男女平均54岁,比日本的75岁相比,那就差距很大了。中国有中国的国情,中央定的方式是非常对的,渐进式的,如果太激进,最后容易引起反弹,所以延退应该渐进,应该加入一些弹性的机制,可对某些群体有所缓解。

提高退休年龄是一个综合政策配套的结果,不仅仅是退休年龄提高,它本身涉及到社会福利制度。从生理上讲,提高退休年龄肯定是有生理极限的,日本目前提倡75岁领取养老金,恐怕是个极限了。

日本的养老金的可持续情况比中国要好,日本每三年发布一次精算报告,预期100年,结果显示,它的可持续情况也是非常不错的,它的基金余额比中国多很多,为16,000亿美元......

Copyright(c)2012-2013 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保障实验室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上海网站建设
本站浏览次数:29003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