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实验室快讯 >> 快讯2022年 >> 信息详情
全文搜索:
【PDF全文阅读】

日前,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推动个人养老金发展的意见》。这是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构建多层次、多支柱养老保险体系和规范发展第三支柱养老保险要求的具体举措,对于满足人民群众多样化养老保险需要具有重要意义。个人养老金制度的亮点是什么?推动该制度发展有哪些作用?对此,记者专访了中国社科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主任郑秉文教授,该访谈刊发在《中国劳动保障报》,2022527日,第3版,以下为全文:


个人养老金“起航”  满足多样化需求


考虑多方面情况 适时推出发展意见

记者:个人养老金酝酿多年,选择在今年推动落地,主要原因有哪些?

郑秉文:个人养老金选择在此时落地,主要原因可从经济发展的宏观背景和发展第三支柱的微观背景两个视角来考量。

从经济发展宏观角度来看,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经济增速长时间保持两位数增长,经济高速增长带来社会平均工资高速增长。同时,人口出生率也在不断增长。经济增速、社平工资、人口出生率的高速增长导致我国的“艾伦条件”(由美国经济学家亨利·艾伦提出)不适合建立积累型的养老保险体系。这是因为存在很大的福利损失,资产积累的越多,会导致损失越大。

根据“艾伦条件”,社平工资增长率加上人口自然增长率,二者之和大于资产回报率,就不适合建立积累型的养老保险制度。否则,积累型的第二、第三支柱养老保险就会遭受巨大的福利损失。

福利损失的计算方法是社平工资增长率加人口自然增长率,然后减去第三支柱投资回报率。其中,社平工资增长率与人口自然增长率之和也叫生物收益率,或者叫内部收益率,2011年之前的30年里,生物收益率平均大约在14.6%左右,第三支柱投资回报率假定是5%,两者相减损失10%。这就是积累型第三支柱养老保险不能普遍建立并推广起来的原因,同时也是第一支柱个人账户不能做实的深层次、根本性原因。各级财政没有积极性补贴账户,如果生物收益率比较高,用财政做实账户,机会成本太大。

在过去的10年里,我国经济社会发展进入新常态,人口增长率下降,经济增长也处于换挡阶段,生物收益率也由过去的14.6%左右,下降到2020年的10.5%左右。近两年,在遭遇新冠疫情、全球经济增速放缓等因素叠加的情况下,生物收益率在2021-2035年将下降到5.6%左右,与银行利率比较接近。根据“艾伦条件”,建立第三支柱在内的积累型制度时机比较成熟。

从发展第三支柱的微观角度来看,是时候出台相关政策了。20182月,国家开始研究建立养老保险第三支柱。201851日,相关部门试行个税递延型商业养老保险,试点效果不是很理想。经过充分调研,反复论证,最终出台个人养老金发展相关意见。

拓宽养老收入渠道  改变家庭财富构成

记者:《关于推动个人养老金发展的意见》中最大的政策亮点是什么?

郑秉文:第一个亮点是个人养老金的投资范围涵盖3个金融领域,即保险业、银行业、基金业。相比之下,4年前试点的个税递延型商业养老保险只覆盖保险业。可以说,那是第三支柱个人养老金的1.0版本,现在的个人养老金是第三支柱的2.0版本。它扬弃了1.0版本仅仅覆盖保险业的局限,扩展到基金业和银行业,与国际做法和惯例一致,有利于个人养老金制度健康发展。

第二个亮点是把第三支柱养老金命名为个人养老金,意义很重大。个税递延型商业养老保险定位为保险业,是保险产品,而个人养老金名称的确定则意味着它覆盖的金融领域更宽泛,名称的改变意味着制度功能随之扩大,提供产品从保险扩大到基金和银行理财产品,定位更加明确。

第三个亮点是信息平台统一。在以往1.0版本试点的几年里和试点前的一段时间,不同金融行业有各自现成的平台,如果都使用自己的平台,系统很难统一,老百姓办业务不方便,需要建立多个账户,为个人投资带来麻烦,客户体验不佳。如果信息平台统一,可有效提升制度的统一性和规范性,提高第三支柱的可及性和便携性,使不同品种的金融产品可以在一个账户里进行投资,极大方便老百姓,这样,个人养老金制度真正成为一个独立运行的制度。

记者:个人养老金除了是第三支柱养老保险的重要组成部分,从更长远来看,它具有哪些重要作用?

郑秉文:第一,从国际经验看,作为第一支柱的基本养老保险制度的替代率具有下降趋势。建立个人养老金制度,可起到补充作用,拓宽老年收入来源渠道,提高老年收入水平,让参保人过上更体面的生活。

第二,个人养老金制度有助于改变中国家庭的财富结构现状,增加养老金在家庭财富中的比重,改变预期,促进消费。个人养老金本质上是特许的个人储蓄,属于个人财产,但在不动产、耐用消费品、金融产品和养老金四种家庭财富构成中,养老金占比仅0.3%,而且主要来自企业年金和职业年金。由于现收现付的基础养老金按照国际惯例不计入家庭财富,所以我国居民主要财富大部分集中在房产上,约占家庭财富的60%,正因为如此,国民储蓄率居高不下,也就是所谓的预防性储蓄,为养老进行储蓄。个人养老金的建立,将改变家庭财富的结构,提高家庭财富中养老金的比重,老百姓对养老有更充分的预期,将拿出更多的储蓄用于当前消费。

第三,增加个人养老金,意味着我国养老金资产占比增加。中国养老金总量与世界发达国家相比,差距比较明显,养老金在GDP中的比重比较低,大约不到14%,而世界平均水平大约是68%,美国养老金资产占GDP的比例超过160%。建立个人养老金之后,通过机构的稳健投资,会极大改善资本市场的投机性和波动性,增加股市的养老金比例,资本市场会更加成熟,进而使投资收益率提高,反哺参保人。目前,我国股市养老金占比大约1-2%左右,世界平均水平是20%,发达国家是30%左右。

第四,个人养老金支取需要到退休之日才能提取,所以作为资本市场来说就多了PE股权资金的来源,PE股权资金的来源增加以后,会极大提高我国技术创新领域的风险投资比例,有利于技术创新。中国要在“十四五”期间走出中等收入陷阱,进入到高收入国家行列,而高收入国家都是创新型国家,创新动力资金相当一部分来自于养老金。

因此,如果我国有了长期资金,就能用这笔资金培养更多的独角兽企业,进行更多的技术创新,有利于消除现在发达国家对中国的技术封锁。

及时出台实施细则  结合实际分步实施

记者:个人养老金与基本养老保险和普通商业养老保险产品有哪些显著不同?凸显哪些特性?

郑秉文:基本养老保险对个人来讲,不涉及投资问题,是由全国社保基金理事会委托给外部投管人,固收类产品由全国社保基金理事会自营自投;个人养老金投资由个人决定和负责。

个人养老金与普通商业养老保险产品也有不同的地方。根据201851号试点的个税递延型商业养老保险的保险产品性质,这些产品既有保底的功能,也有投资浮动的部分。个人养老金则跨越商业保险产品范畴,将公募基金、银行理财产品都纳入进来。个人养老金账户持有人可以对这3个领域的产品根据个人风险偏好、经济条件等因素进行配置。

记者:个人养老金全面推开需要一个过程,您认为在试行过程中,应该注意哪些方面?

郑秉文:《意见》全面实施之前,应该出台实施细则以及税收优惠细则,而且在具体实施方案设计过程中,应该吸取发达国家的实践经验和有益做法,并根据具体国情,设计出符合中国国情、文化传统、消费习惯的个人养老金制度。

《意见》只是原则性意见,不是实施方案,实施方案将决定个人养老金的具体实施效果。

我认为,参与试行的城市应多多益善,结合实际分步实施。我们应该采取税优健康险的试点办法,即每个省都有一两个城市参与试行,选择的城市最好在经济发达地区,可在短期内发现制度设计存在的问题,并及时研究解决,这样可以减少制度全面实施后的试错成本。

Copyright(c)2012-2013 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保障实验室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上海网站建设
本站浏览次数:29002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