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工作论文 >> 工作论文2020年 >> 信息详情
全文搜索:
【PDF全文阅读】

       这期刊发的《工作论文》是由郑秉文撰写的《非缴费型养老金:‘艾伦条件’下农村养老保险制度变迁与改革出路》。如引用,请注明出处并通知作者——编者。


 

非缴费型养老金:“艾伦条件”下农村养老保险制度变迁

与改革出路

 

郑秉文

全国政协委员

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主任

Email: zhengbw@cass.org.cn

 

 

摘要:文章从近年来城乡居民基本养老保险基金实施的投资改革开始切入,认为此举将使账户养老金被用于基础养老金的可能性不复存在,同时,基础养老金作为非缴费型养老金也将逐渐定型;文章回顾了从老农保、到新农保、再到城乡居保的演进历史,认为这个历史嬗变的背后是艾伦条件这只看不见的手,因此,引入非缴费型养老金的决策是正确的,但从长期看,制度定位需要重新审视,以防止保险制度福利化倾向和攀比倾向,进而提出将基础养老金改为养老津贴的设想。文章将基本收入理论作为改为养老津贴的基本理念,并对基本收入理论进行了评介。最后,文章运用行为经济学的心理账户原理对基础养老金改为养老津贴的优势进行了阐述,认为其带来的正外部性将有利于稳定城乡居保的财务可持续性和稳定参保人的社会预期,并提出了城镇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制度“增设”养老津贴的基本构想。

关键词:艾伦条件  心理账户  行为经济学  全民基本收入  养老保险改革

 

“非缴费型养老金”是指来自财政转移支付的养老金,是相对于缴费型养老金而言的另一种养老金形式,而缴费型养老金是指国家以立法的名义建立养老保险制度。联合国和世界银行常将“非缴费型养老金”称之为“社会养老金”,世界银行还将其称之为“零支柱”养老在有些国家它也被称之为“国家养老金”。从资格条件上讲,非缴费型养老金一般可分为家计调查式、普惠式的;从待遇计发方式上,可分为定额式和最低养老金补差式的;从历史渊源和发展现状看,它最早诞生于1891年的丹麦,只比其邻居德国首创的缴费型养老金晚了两年,最近的非缴费型养老金是2013年诞生于中国香港特别行政区的公共福利金,截至2014年,全球已有113个经济体引入建立了非缴费型养老金制

从上述定义看,中国目前似乎还不存在非缴费型养老金,讨论这个话题显然不合时宜,因为在过去5年里,经济下行压力持续加大,社会保险阶段性降费持续至今,去年加大降费力度并实施“双降由于新冠肺炎疫情爆发,今年第1季度生产生活受到巨大冲击,经济出现负增长,中央再次决定实施社会保险费阶段性减其实不然,中国目前有一支非缴费型养老金:城乡居民基本养老保险(下简称“城乡居保”)。

本文的任务是研究城乡居保的昨天,今天和明天,即从老农保到新农保、再到城乡居保的历史嬗变及其背后的基本动因,研究城乡居保中作为非缴费型养老金的基础养老金当前存在的基本问题和未来改革选项。

 

一、问题的提出:城乡居保投资改革的深远意义

建立于2009年的城乡居保与城镇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一样,采取的也是统账结合模式,其养老金由基础养老金和账户养老金两部分组成,其中,基础养老金没有形成资金池,每年直接由政府全额支付;账户养老金由个人缴费形成,地方提供一定的财政补贴,共同形成账户养老基金,实行完全积累制,2009年以来累计余额达7250亿统筹水平以县市统筹为主,全部存储在地方银行,以金融机构人民币一年期存款利率计息,低于同期CPI水平,处于贬值风险之中;重要的是,账户基金在委托全国社保基金理事会投资之前,从理论上讲,存在着随时被用于支付基础养老金的可能性,这就意味着制度正处于“摇摆”之中,DC型完全积累制的个人账户有可能像城镇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个人账户那样,存在着走向名义账户的潜在“风险”。但是,随着账户养老基金投资改革在2020年的逐渐完成,这个可能性几乎将不复存在。

(一)投资改革使非缴费型养老金制度模式趋于定型

为贯彻落实《基本养老保险基金投资管理办法》(国发〔201548号)精神,2018年和2019年人社部和财政部连续联合印发了3个文件,即《关于建立城乡居民基本养老保险待遇确定和基础养老金正常调整机制的指导意见》(人社部发〔201821号)、《关于加快推进城乡居民基本养老保险基金委托投资工作的通知》(人社部发〔201847号)、《关于确定城乡居民基本养老保险基金委托投资省(区、市)启动批次的通知》(人社厅发[2019]33号),明确规定各省(区、市)城乡居保基金分三批完成委托签约和启动投资体制:第一批9个省份于2018年底之前完成,第二批也是9个省份于2019年底之前启动完成委托和启动投资,第三批是余下的14个统筹单位作为最后一批将全部参加进来,规定将于2020年底之前完成,届时,全国所有省份的城乡居保基金委托投资将全部启动实施。目前,人社部和财政部与受托机构全国社会保障基金理事会三部门建立起良好的互动机制,预计2020年底全国范围的城乡居保基金委托投资机制将全部建立。截至2020331日,全国已有19个省份与全国社保基金理事会签署了委托投资合同,合同额为2100亿进展情况良好,甚至在新冠肺炎疫情期间也实现了预期目标。


Copyright(c)2012-2013 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保障实验室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上海网站建设
本站浏览次数:15980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