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工作论文 >> 工作论文2018年 >> 信息详情
全文搜索:
【PDF全文阅读】

这期刊发的《工作论文》是由贺婷、郑秉文撰写的《坚持在发展中保障和改善民生——从党的十九大报告看民生领域的现状和未来》。如引用,请注明出处并征得本实验室(世界社保研究中心)或作者本人取得联系——编者。

 

坚持在发展中保障和改善民生

——从党的十九大报告看民生领域的现状和未来

 

贺婷

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

Email09heting@gmail.com

郑秉文

全国政协委员

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主任

Emailzhengbw@cass.org.cn

 

【摘  要】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坚持在发展中保障和改善民生,同时分别明确了到2020年、2035年、2050年的阶段性目标要求,这为新时代下做好民生工作指明了方向。本文主要结合学习党的十九大报告,详细梳理了民生领域发展现状、未来发展的宏观背景、存在的短板和弱项,阐述了新时代改善民生领域的总体目标、基本思路和工作重点等,并结合国际经验,指出未来要尽快完善民生保障的顶层设计、强化法律保障。

【关 键 词】民生保障

 

一、过去五年民生领域取得重大成就

党的十九大报告在第一部分过去五年的工作和历史性变革中,提到五年来的成就是全方位的、开创性的,五年来的变革是深层次的、根本性的,并用六句话对过去五年人民生活不断改善作了总结,除第一句为引领性的话,突出以人民为中心”“惠民举措”“人民获得感三个关键词外,涉及脱贫攻坚、教育、就业、居民收入、社会保障(含健康和医疗卫生、住房保障)、社会治理六大方面。系统梳理这六个方面,相比五年前,取得的成绩相当显著。

一是脱贫攻坚方面。六千多万贫困人口稳定脱贫,贫困发生率从百分之十点二下降到百分之四以下。二是教育方面。五年来,教育投入不断增长,国家财政性教育经费支出占GDP比例保持在4%以上,教育综合改革全面深化,十五岁以上人口国民平均受教育年限达到9.42年,教育总体发展水平进入世界中上行列。三是就业方面。五年来,就业形势总体稳定,累计城镇新增就业人数6524万人,年均1300万人以上,特别是高校毕业、农村富余劳动力等重点群体就业稳中向好。四是居民收入方面。城乡居民收入增速超过经济增速,中等收入群体持续扩大。五年来,人均可支配收入从16510元增长到23821元,增长44.3%。五是社会保障方面。覆盖城乡居民的社会保障体系基本建立,基本养老参保人数达到8.88亿,基本医疗保险覆盖人数超过13亿,人均预期寿命达到76.34岁。五年来,8000多万困难群众圆了安居梦,其中:2600多万住上了公租房;6000多万棚户区居民出棚进楼,住上了宽敞明亮的楼房。六是社会治理方面。社会大局保持稳定,国家安全全面加强,群众安全感和对社会治安的满意度提高到91.99%

二、民生领域仍然存在不少短板和弱项


在充分肯定过去五年成绩的同时,十九大报告也提到,必须清醒看到,我们的工作还存在许多不足,也面临不少困难和挑战,具体到与民生相关领域的表述是,脱贫攻坚任务艰巨,城乡区域发展和收入分配差距依然较大,群众在就业、教育、医疗、居住、养老等方面面临不少难题。关于民生领域困难和挑战的表述里,既点了城乡区域发展不平衡的问题,也涉及了与人民生活息息相关的5个具体领域,概述起来就是发展不平衡不充分。

一是不平衡。贫困地区和农村公共服务水平偏低,城乡之间、区域之间差距较大,流动人口和贫困人口等群体保障不充分等,成为影响人民群众获得感的重要障碍。2016年上海市普通初中生均公共预算教育事业费3万余元,河南省仅为7800元左右。医疗卫生方面,2015年每千人口执业(助理)医师数城市是农村的2.44倍,浙江省(最高)是云南省(最低)的2.18倍。


二是不充分。随着我国居民收入持续增加,恩格尔系数下降到30%左右,群众对美好生活的需要由基本生存型为主向中高端发展享受型延伸,但教育、医疗、养老等诸多领域公共服务供给还停留在兜底线和保基本为主,优质资源总体不足,供需结构性失衡矛盾凸显。以养老服务为例,有资料显示,我国合格养老护理人员仅为市场需求10%78%的老人希望养老机构提供医疗服务,但即使在北京也仅有25%的养老机构内设医疗机构。

深入理解造成这些问题的原因,可以从三个方面来看:一是民生领域制度建设滞后。中央和地方事权财权划分不尽匹配,学前教育、义务教育、基本医疗等贴近基层、贴近百姓的民生领域,统筹责任最终都落在县级政府,仍然存在制度分设、城乡分离、区域分割等问题,还缺乏有效的评估监督机制等。二是公共服务供给市场发育不成熟。长期以来,公共服务领域受计划经济时代影响,过度依赖财政投入,社会力量作为服务提供者的巨大潜力没有得到有效利用,总体供给难以满足需求。另一方面,单纯由政府提供公共服务的质量不高、模式单一,缺少多层次、多元化选择,难以满足差异化需求。三是共建共享公治的现代化社会治理格局尚未形成。目前,群众参与社会治理程度还比较低,民生决策往往是政府配餐而不是百姓点菜,尚未形成良好的需求反馈表达机制,存在一定程度的供需错位矛盾。



Copyright(c)2012-2013 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保障实验室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浏览次数:11719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