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工作论文 >> 工作论文2019年 >> 信息详情
全文搜索:
【PDF全文阅读】

      这期刊发的《工作论文》是由丁纯、陈湘琪和刘丹撰写的《德国养老保险制度安排、问题与改革》。如引用,请注明出处并征得本实验室(世界社保研究中心)或作者本人的同意——编者。

 

德国养老保险制度安排、问题与改革

 

丁纯,复旦大学欧洲问题研究中心主任,世界经济研究所教授

陈湘琪,复旦大学经济学院硕士研究生

刘丹,复旦大学经济学院博士研究生

 

一、德国社会养老保险制度发展沿革一览

德国是全球首个引进社会保险制度的国家,其社会保险制度的诞生可追溯到19世纪末威廉一世(Kaiser Wilhelm der Erster)统治时期。当时德国社会正处于工业革命和德国民族国家统一和巩固时期,随着工业化的不断深入,恶劣的工作条件和相关社会保障制度的缺乏导致了社会矛盾的激化和社会的不稳定。于是,普鲁士地方政府率先在1854年推出了面向冶金工人的相关劳工保险法律,养老保险是其中主要的内容之一。在此基础上,18831889年期间,德国宰相俾斯麦(Otto von Bismarck)推动德国政府逐步颁布了一系列面向全国的、涉及各社会保险分支的相关法律:包括《工人疾病保险法》、《事故保险法》、《养老及伤残保险法》,当时养老保险为70岁以上的工人和丧失劳动能力的伤残者提供养老金,筹资方式为基金积累。

 1911年专门出台了有关雇员的社会保险法规,把养老保险的覆盖面扩展到雇员和遗属。起初,养老保险体制运行良好,但第一次世界大战(1914-1918)和其后的恶性通货膨胀(1921-1923)使社保基金被消耗殆尽。第二次世界大战(1939–1945)期间,引入了手工业者养老保险。战后,德国养老保险制度同样被迫重建。1949年引入了最低养老金。而1957年的养老保险改革则具有划时代意义,改变了此前不同形式的基金积累筹资方式,确立了以现收现付筹资模式为基础的当代德国养老保险制度。还废除了基本养老金,代之以与物价上涨同步动态调整的机制。上世纪八十年代,随着经济增长低速化、德国养老保险制度开始面临收支缺口压力,而九十年代后期,面对老龄化,经济全球化的压力,德国被迫进行了持续和相对彻底的养老保险制度改革,从强制养老保险单一支柱向三支柱模式逐步转化,尤其是在现收现付制基础上引入了基金积累因素。

目前的德国现代养老保险制度由三大支柱构成:包括法定强制养老保险(gesetzliche Rentenversicherung),企业养老保险(betriebliche Alterssicherung)以及私人商业养老保险或个人储蓄等。为了应对老龄化对现收现付制的冲击,国家大力支持非强制性的个人养老保险(private Vorsorge)项目,如里斯特保险金(die Rieste-Rente)和吕库普保险金(die Rürup-Rente)尤其令人注目,是近来德国养老保险改革的产物。

其中,法定养老保险无疑是德国养老保险制度的中流砥柱,提供最基本的养老保险、覆盖面最广。目前参加法定养老保险的投保人为54 445 352人,领取养老金者达到20991201人。德国养老金的支出中有五分之四用于法定养老保险金。

二、制度安排:法定养老保险( gesetzliche Rentenversicherung)

法定养老保险位居德国社会保障制度中五大法定社会保险分支(养老、医疗、失业、意外以及护理保险)之首,也是德国三大养老保障支柱的核心。法定养老保险除了在投保人员退休后提供养老金外,还有一项重要功能,就是对被保险人病后康复或再就业提供支持。具体包括为患病被保险人提供康复医疗支持,为重新融入工作提供的职业培训或改行就业学习等。其目的是为了降低受保者因疾病、躯体或精神上的障碍而导致的劳动力完全或部分丧失的风险,因而尽可能防止提早退休的发生。

截止201771日共有54 445 352名德国民众参与法定养老保险,占德国总人口的65.98%,其中当年社保活跃人员37 599 266人,当年社保非活跃人员16846086人。领取养老金的退休人员20991201人(不含遗属及丧失劳动能力者)。2017年预计德国养老金的共收入2931.58亿欧元,支出2931.84欧元,其中2549.2亿欧元用于法定养老金开支,占总开支的86.77%。法定养老保险为三类人提供退休金:退休的老年人、部分或全部丧失就业能力者以及遗属。

 

 

Copyright(c)2012-2013 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保障实验室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浏览次数:12639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