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工作论文 >> 工作论文2019年 >> 信息详情
全文搜索:
【PDF全文阅读】

这期刊发的《工作论文》是由高庆波撰写的《城镇职工‘新人’养老金缺口探讨》,该文已在《社会保障研究》2019年第2期公开发表。如引用,请注明上述期刊出处——编者。


城镇职工“新人”养老金缺口探讨


高庆波

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发展战略研究院

Email:qingbogao@gmail.com


摘要:为探讨养老金缺口,文章首先梳理、辨析了中国养老金制度转轨二十年来养老金缺口、转轨成本与隐性负债三种定义的构成、差异与关联,随后分析既有上述三种测算中的共同因素与导致计算偏差的原因,认为:既有文献忽视了死亡率改善与参保者的选择行为,导致测算结果偏低。文章基于当前养老金待遇计发办法,在考虑死亡率改善要素的基础上,测算了从2015年到2050年新参保者的养老金收支情况。发现:死亡率改善要素使得人口老龄化带来的财务可持续压力远超预期;制度设计缺乏激励效应的现实,更易导致参保者的逆向选择,以上两个要素将导致未来养老金缺口迅速扩大。

关键词:现收现付   个人账户  精算  死亡率改善


20世纪90年代,中国城镇职工养老保险制度从建国初期确立、改革开放后恢复的“国家/企业保险”模式转轨为统账结合的基本养老保险制度。面对“老人”(建立新制度时已退休者)和“中人”(新制度确立前已参加工作但未退休者)无历史积累的问题,政府在制度内解决问题的做法(视同缴费),引发了一场持续至今的探讨。

一、养老金缺口的界定与相关测算情况

20余年的探讨历程中,养老金缺口、隐性负债和转轨成本三个不同的内容是被放在一起探讨的。

(一)三种界定

在制度初创的十年中,学界主要探讨的是新生的基本养老保险制度的隐性负债与转轨成本问题,讨论集中在问题的成因、规模与解决方案上。进入21世纪以来,随着人口老龄化程度加深及制度覆盖范围的扩大,养老金支出规模迅速增加,对未来养老金缺口担忧引发的探讨日益增加。不过,虽然历经20年的探讨,但各界使用的词汇并不相同,同一词汇所探讨的内容也不尽相同。历年来相关定义情况参见下表:

1:定义概况

隐性负债

转轨成本

养老金缺口

特定时点累积的对政府部门索取养老金的权利价值,并扣除历年滚存基金额(房海燕,1998

建立新制度需要增加的资金数额(王晓军,2001

由现金流量缺口及制度转换成本构成(何平 等,2000 

向参保者(参保职工与退休人员)提供的养老金承诺:假定计划在今天终止,所有必须付给退休人员的养老金的现值加上在职职工已积累并须予以偿付的养老金权利现值(王燕 等,2001 

即使部分缴费已分流到个人账户,仍要继续向养老金领取者(含未来退休人员)支付退休金而出现的融资缺口(王燕 等,2001

个人账户缺口:在给定计发月数条件下的收支间差额。(陆安,2010 

现收现付制积累的需要在将来兑现的养老金支付(王晓军,2001

构成:为老人支付的基本养老金和为中人准备的过渡性养老金(贾康 等,2007 

在改革时点上,中人老人因缺少个人帐养老金积累而带来的即期和未来期显性化隐性债务的精算现值的总和。(陈丰元 等,2013 

为兑现对当前在职职工、退休职工和居民的养老保险承诺,未来需要通过财政支出提供的资金。分为养老金当期缺口(当年养老金支出与收入的差额)和养老金累计缺口(某个时点未来一定年限内养老金收支缺口累计现值之和)(李杨,2013

当养老金计划筹资模式发生改变时,根据原筹资模式的承诺,必须付给转制前已退休人员养老金的现值与原模式下在职职工已积累的养老金权利现值之和,同原筹资模式下已积累的养老社会保险基金现值之间的差额(龙卓舟,2007;张迎斌 等,2013

静态缺口:社会统筹账户出现当期收支缺口问题而挪用个人账户资金,进而导致个人账户出现空账的情况;动态缺口:指在人口老龄化压力下导致的未来养老金收支可能存在的动态预算缺口。(巴曙松,2018

资料来源:作者整理得来。

(二)定义差异辨析

从表格中可以发现,三个定义在不同学者的界定中是交叉存在的。甚至部分学者A的定义,就是其他学者定义中的BC。在探讨中国养老保险制度变革的过程中,三者有一个共同的、确定的组成部分——在制度转轨那个时点,已经退休的“老人”和未退休的“中人”的数量(无论是否能够准确计量),以及由此引出的养老金待遇(按照规定以及预期余命推算)。

这一部分群体(老人与中人)未来需要的养老金支出,就是隐性负债的起源。因为未来的养老金支出无法体现在资产负债表内,但政府又承担最终责任,所以需要计算特定时点下既有参保者的总养老金潜在支出现值——尤其是当养老金制度转轨之时(评估未来养老金支出规模)。而且,由于隐性负债计算的是没有被资产负债表所反映的负债,所以需要扣除已经反映在资产负债表中的原制度已经积累的资产总额,尽管这样的扣除并不利于反映问题——旧制度的积累被用于新制度,当然也是成本。隐性负债名字中的后两个字,既是定义的来源也是定义的局限所在——隐性负债定义本身随时点而变动,只讨论支出,不探讨收入。

如果新的养老金制度收支平衡,那么政府为这一部分群体(老人和中人)未来养老金发放需要准备的增量金额现值,即为制度转轨成本。也就是说,如果新的养老金制度运行有盈余,需要支付的转轨成本可以相应减少,反之则会增加。需要说明的是,在不同类型的制度变革过程中,转轨成本差异很大。从现收现付制到个人账户制度的变革通常金额巨大,因为原制度积累很少;从个人账户制度转轨到现收现付制度的变革则相反。


Copyright(c)2012-2013 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保障实验室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浏览次数:1224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