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会议频道 >> 学术研讨会系列报道 >> 信息详情
全文搜索:

时间:2013.10.31

地点:中国社会科学院拉丁美洲研究所

法国养老保险改革的困境与出路

——从提高退休年龄谈起

 

    主持人:今天邀请到Cecile  Lefevre介绍法国的养老保险制度的概况。今天是小型的内部的研讨,带研究的性质,Cecile  Lefevre是巴黎五大的教授研究人口和社会学,俄罗斯中亚社会保障和社会问题很有研究,大家知道的书社会保障经济书,国家统计局干部到了社科院找我,研究这个,时间比较唐突,这是这个来历,那本书大家也看过了。

    Cecile  Lefevre:我对法国社保制度的研究有一段历史了,对俄罗斯,对欧美地区的国家的社保制度也有研究,现在来到中国更广泛了解社会上的社保。社保这块在中国这方面也有学习的地方,如果有别的不是这个领域的地方,关于法国社保的地方任何问题都可以向她提问。

    今天主要讲的是关于退休,养老方面,也准备别的东西,今天主要是说这两个方面的。有四部分,法国社保的基础部分,还有重要的数据,第三部分是历史的回顾,第四部分是2013年法律制度。

    你们可能了解这些法国社保主要的运营模式,我们先缴费,退休的时候才可以拿到一部分的钱,中国应该也这样,前一种是积累,这种如果我们今年交钱第二年那么就可以拿到钱。第三个是必须缴费的。有了总体我们再把它分段,法国如果没有太多钱缴费,它是一种补助缴费,在中国也有这样的,一种社会补助所有人都可以参与。还有一些是私人的保险,不一定会去买,像第三种私营经济的收入。小旗子那个是法国的,但是不多,多少人参加了私营保险,法国私营保险这边参与的人数不多。

   参与者:这是一些重要的数据,这个是退休的,60万最低养老金,1500万开始,1500万的人退休,有60万人需要最低补助的,平均是1200欧每个月,缴费率,82%,有82%的是挣工资的工薪层,所有的退休人员占到82%的人,82%当中55是一般企业的私营企业里,9.3%是公有部门的。

    翻译:不是私营企业,就是普通制度的,大部分人都是参与这个普通制度的,还有铁路部门自己定的制度。这个基本的,普通类的,加在一起有600多的制度,我们先主要介绍就是这个,这个代表大多数,他们的主体思想都是一样的,运营模式都是一样的。

    60岁以上的占人口比例的23%,到2040年涨到31%,我们经常关注的数据退休人数占缴费人数的比例是多少,在2011年百分之比是0.59,法国整体的趋势缴费的人越来越少,退休的人越来越多,到2040年这个百分比占到0.72,刚才数据占国民生产总值的部分2040年上升到15.5%,法国政府方面也要做制度的改革,改变现有的模式,如果这样下去也会面临很大的问题,因为退休人员越来越多,缴费人越来越少,也面临社保改革的问题,主要也有财政赤字的问题,现在财政赤字的问题达到300亿。

    2008年金融风暴之前是100亿,这两年增长了2倍,预测到2030年也会达到700亿,所有社会保险制度整体是300亿。

    参与者:所有的养老金制度吧?

    翻译:社会保障制度。

    参与者:这300当中不仅包括养老金制度还包括别的制度,所有在一起。

    翻译:医疗保险支出挺大的。现在讲的第三13.8和15.5这两个,这个从13.8到15.5,从60年到2000年以来从6%增加到13%,这个数对于法国来说还是比较糟糕的事情,比较严重的。在60年到2000年虽然有增长他们觉得是增长的,这几年经济变化太大了,虽然增长了2个百分点。

    参与者:2008年的数100亿是估计值?

    Cecile  Lefevre:左右,不一定确定的。

    参与者:2008年100亿的赤字,因为金融危机变成300亿了?

    Cecile  Lefevre:对,跟别的国家比,法国比例算比较大的,占第三名。

    参与者:这个是?

    翻译:这个是公共支出,养老金支出占GDP的比例,法国第三。先讲一下这个历史,便于大家理解,有一个小故事有一个社保法律制度在1928年,1929年也有一个经济危机遇到一些困难,真正的是1945年,因为1928年没有成功,占1945年的时候有一个真正的法律,才意识到社保的问题,那个时候只有一个类,就是普通类,那个时候也有公务员也有自己的要求,1949年的时候也考虑到,但主要还是保险类的,那个时候已经开始想把它分类了,1978年才开始真正意义上的法国社保把它做大,更系统的,涉及到所有领域的在这个期间出台的法律制度,对这个领域的人都有保障了,在70年代的时候养老保险制度出台,在1946到1978年社保制度发展黄金时段,这个时段是社保的黄金时段,就像一个机遇的窗口。那个年代有好多年轻人工作缴费也挺多的,那个年代工作的人越来越大,大幅度增长,原来好多人都是传统工艺,好多人参加正式工作,工作人口当中也是一个增长,女人参加工作也是一个高峰期,也是一个经济复苏的时期,所以叫黄金年代。缴费的人很多,但是退休的人不多,还有伴随着经济增长都是优势,那个时候我们有很多条件优势,也有很多基金创建社保制度,会得到很多补助一系列的。1974年的时候有一场经济危机,那个时候才开始有失业的人口,年轻人比例占很多的,失业人口,人口也开始进入到退休的年龄段,女人退休的时间比较早,这个基本情况在变化,1982年出台法律60岁退休,这个法律在那个年代没有优势的,对退休者没有好处的法律,需要缴费是37.5,最后退休拿到的钱是工作10年的50%,这个是左派提出的法律,左派针对穷人的,这个法律得到大家的认可,非常好,很多年轻人在找工作的时候要用年轻人,法律当中也包括这个。

    对于现在人来说因为环境不一样,也存在很多问题,这个是这个期间颁布的所有法律,不都讲了,这个条件越来越苛刻,法律制度年年都在出,以前是最好的,出的越来越不好了,越来越严了。这个总结了一下1982年的法律。在1993年变成缴费40年了。

    参与者:40年到42年,到67岁,这个地方和搞了一个储备基金,1995年的时候搞了养老储备基金。

    Cecile  Lefevre:就是按照收入算的,比如工作20年,就是10年当中拿钱最多。

    参与者:今年拿1000,明年拿2000,就拿这个2000除以2?

    Cecile  Lefevre:取10年的平均值。

    参与者:绝对值还是相对值?

    参与者:比如60年挣一千块钱,通货膨胀变一万块钱了。

    Cecile  Lefevre:绝对值,那一年把工资提高了,相当于缴费提高了,累计也多了。

    参与者:以前的增长跟工资挂钩的,现在的增长和物价挂钩,不是越来越苛刻了嘛,加在一起是绝对数,而不是相对数。

    Cecile  Lefevre:现在工资增长比物价增长快很多。

    参与者:25年用50%的养老金,这个变了没有?

    Cecile  Lefevre:还是50%,把法律规定细化了,在这个期间做了一些调整,比较理性化的一些变革,这个相当于储备基金,雇员的制度,参与劳动者更多,就能得到更多的减税,设法找到别的一些补助。

    参与者:第一参加是改革,第二个是制度性改革,私人养老金也进来了,下面呢?

    参与者:就是个人交的多一点。

    翻译:相当于个人积累。

    Cecile  Lefevre:现在还是针对一些基本的养老,也可以想象的更多,就相当于一些归因分析,主要是人口方面的问题,老龄化的问题,女人是84岁,男人是78岁,预期生命本身的身体状况降低了,活的时间长了,老龄化来的也早了。有一些人抗拒这个法律,我们活的时间长了应该身体好,举一个反面教材,众议院刚通过的一个法律,这个是缴费期限限制在43年,非常长了。一些年轻人从25岁到27岁才开始工作的这个平均值,这个比较严格了43年,很少能达到,大家都不支持这个,当时有很多人反对,缴费的比例也增长了,这个缴费比例现在是工资的7%。

    参与者:原来呢?

    Cecile  Lefevre:原来是6.75%,今年也不是8%,预测会是8%。

    参与者:个人的还是单位的?

    Cecile  Lefevre:企业缴费没有增长的8.5%,刚才那个是个人的缴费增长到8%,如果我们工作够早,工作时间够长的话有可能在六七十岁拿到全额的,但是可能性不大。退休金也越来越少,如果你想提前退休的话可以,企业给你的退休金就少一些。

    参与者:提前退休的话减少多少?

    Cecile  Lefevre:不能在62岁以前退。

    参与者:67岁退。

    Cecile  Lefevre:可能是5%,但是也不确定,就是每年减少5%,但是提前两年可能就更多,这个数她也不太清楚。以前不想要人退休早,因为可以多缴一点钱,现在想要退休早,因为给年轻人很多机会。不考虑新架构法律,只考虑现有的法律。现在科技发展比较快,我们要用统计数学的手段,用计算机的手段来改善,根据生命周期改善这个法律,以前法国是开会讨论,每人提意见,所以说如果这个法律一旦出台了不是经过大众的讨论,会有很多负面的影响,因为它是经过科学手段测算出来的,缴费的来源也没有太多的改善,最多还是企业缴费,个人缴费两部分。

    以后是怎么样的形势才能让社保制度更正面发展?对人口进行一些普查研究,这是人口情况的分析图,这边是男人,那边是女的,退休人比较多但还是呈现稳定的状态,1950年到1970年这个稍微多一些,每个平均来说每个家庭两个孩子,这个整体是法国人口情况,最后不一样的颜色是根据不同的假设条件,这个普查基础假设每个女人都是有1.9个孩子,现在每个女人是2.1个孩子,这个图是1.9个孩子。人口普查研究不一定会对这些养老制度造成根本的影响。

    第二点希望能找到除了缴费,还能找到资金的来源,对养老金财政的这块支出。因为原来企业缴费是8.5%,可以设为几个等级,如果职工多的话可以降低缴费的比例。想要法律制度改变一下不是62年,或者67年,那样不太实际,那样退休的话就70岁了。想要真正得到对于大家都有好处的社保制度。

    参与者:大家还有什么问题?

    参与者:我想问法国社保机构经费来源,是否是从基金中提取,如果是的话是多少?就是管理费用?

    Cecile  Lefevre:不知道。是来自于缴费,也不全是,有一些政府部门的运营。你有名片吗?

    参与者:给您邮箱。

    Cecile  Lefevre:对中国社保制度比较感兴趣,想交流一下。

    参与者:中国和法国很大相似性的问题,我们制度不好的方面就是碎片化,统一的制度,她讲的主题非常难的地方提高退休年龄,我们也是,前几年都被推翻了。在中国是60岁,他们是67岁。

    Cecile  Lefevre:在法国男和女的都是一样的退休年龄60到62岁。

  

   

   

   

   

 


讲座照片

Copyright(c)2012-2013 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保障实验室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上海网站建设
本站浏览次数:2226646